一刻恰好  
05<<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6/ >>07
工藤新一先生啟
快新
短隨筆
第一人稱原創路人角

────


工藤新一先生:

  初次寫信給您,若有失禮之處還望您見諒。

  時序入夏,連日陰雨未歇。雨水容易沖刷證據,卻亦會留下線索,想來雨有無否的影響應是不會入您心。或者梅雨季的緣故,會讓總是忙碌的您得空了些呢?
  我即因此稍得餘閒,得以重新拜讀您的數部鉅作,其中尤以《名為諾亞》為我最愛,雖然欲向您細數喜愛之情,但此信書寫契機並非為此,為免打擾,暫且按下不提。

  欲向您訴說之事,乃是我在閱讀《PANDORA》時,毫無由來地想通的一件事。

  您作為推理小說家聞名於世,名聲之盛,或許讓許多人忘了您在寫作小說之前,是一位偵探。雖然我無緣見證您作為偵探而活躍的時期,但十分有幸的,少數案件留下了記錄,令我仍有機會一睹您的推理風采。
   也許正因為如此,在您初嘗試的小說《升C小調第十四號鋼琴奏鳴曲》出版時,詢問您故事是否由真實案件改編的聲音,甚至壓過詢問您開始寫作是否受父親影響 的。但在您僅僅給出『創作原本就源自對生活的感悟』的回答後,加之您所寫的故事與您參與過的案件,無論如何也對不上號,此類疑問便漸漸作罷了。而對於寫作 契機的詢問,您更是慣常只回答『只是想寫罷了』。

  但這兩個問題,近日我有了不同的猜想。

  如前所述,有此猜想,是在我閱讀《PANDORA》之時。這部作品是您發表的最後一部作品,主角仍是同一人,但與以往不同的是,此回的對手並非殺人犯,而是曾在您其他作品客串登場的怪盜,在此作中初次揭露其背景,乃是為了尋找殺父兇手,才以寶石為目標,慣用魔術手法的怪盜。
  故事依舊情節緊湊、推理巧妙,偵探與怪盜間亦敵亦友的情感也十分動人。一如其他作品,獲得引頸期盼的讀者們廣大迴響,包括我在內,也相當享受作品裡的每一個字句。
  但稍有遺憾的是,《PANDORA》的結局獲得較多讀者的不解。故事的最後,偵探抽絲剝繭,終於發現怪盜所為一切是為了尋找殺父仇人,心底早將怪盜視作值得信任的摯友的偵探,決意要協助怪盜後,怪盜卻一聲不響地消失了。故事於此戛然而止。

  曾經我也對此結局十分困惑。直到在連綿細雨的空閒中重讀,才恍然大悟,也許您早給出了關於結局的答案,就放在作品的最後:

  『將此故事獻給曾經的評論家跟藝術家。』

  請允許我大膽猜測,『評論家』與『藝術家』,所指是否為偵探以及怪盜呢?更確切地說──指的是,曾經的、作為偵探的您,以及曾經的、作為怪盜KID的某個人呢?

  突兀地提出怪盜KID的名諱十分抱歉。連我自身也無法確切說明為何有此聯想,就我所 知,即便不時有人揣測您的作品是否有現實原型,但也從未有人提出這般猜測。大抵因為,《PANDORA》發表之時,怪盜KID早已匿跡許久,鮮為人提起;而您與怪盜KID,檯面上也從未有過交集。

  但我仍毫無緣由地深信不疑。

  不僅僅因為怪盜KID同樣是以寶石為目標,且慣用魔術手法。不知您是否仍有印象,在您早淡出公眾視線、基本鮮有人能得知您行蹤的晚年,曾有一位鍥而不捨的記者在南歐一個小鎮尋得您做一次訪談。
  在訪談中,對於老調重彈的,關於您寫作契機的問題,您卻是這樣回答的:那是當時的我最好的、唯一的傳達方法。

  您第一篇作品的發表,恰好是在怪盜KID消失的整整一年後。

  您的作品,是否是您的一封漫長的、向某個人訴說的信呢?

  怪盜初次登場的短篇《鐘樓》,則在您開始寫作後的第二年發表,恰好是怪盜KID消失的整三年後。
  在故事中,兩人都不知對方身分姓名,卻在交鋒中確實地看見了對方。是否那個時候的您,已經找到了『曾經的藝術家』了呢?
  您最後的、離世後才被發表的作品《PANDORA》,又是否在暗示告訴我們這些呢?

  望您原諒我失禮地提出許多問題,而其實我已經有答案了。

  曾有傳聞,說您的告別式,同時屬於兩個人。
  請再次允許我最後的猜想──我想,這就是《PANDORA》真正的結局了,屬於不再作為評論家跟藝術家的,只是單純的,您跟他的結局。
  一如既往,是十分扣人心弦的故事。

  敬祝 您與他一切安好


一位讀者 謹啟
二一╳╳年╳╳月╳╳日

  補述:為免叨擾,此信定會妥善處理。

───


常寫高調戀愛的快新,想寫寫看沒有宣之公眾的感覺。

2016'06'13(Mon)18:27 [ 【名偵探柯南+魔術快斗】 ] CM0. TB0 . TOP ▲
COMMEN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313-db610586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