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恰好  
10<<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1/ >>12
您造訪的網站可能對您造成精神攻擊

3/4組無CP,大學設定
雖然是無CP,但有黑羽/工藤、黑羽/服部、白馬/服部、服部/工藤、白馬/黑羽、白馬/工藤等奇妙要素(?)

點文第一發!
高月嵐影太太、夏峈霠太太跟文昕點的「3/4組看見自己的同人的反應」(・∀・ )


───



  血。隨意成堆的衣物。斷肢。不合理的家具位置。毛髮。鎖。密室。殺人現場。
  僅僅一眼,過多的訊息湧進服部的腦海,血腥現場會令任何人皺眉,他仍下意識地讓腦袋運作分析,血的形狀衣物的材質斷肢的狀態家具的使用情形毛髮的來源──
  還有工藤的凝重表情。

  服部無法忽視那個。彷彿最重要的線索一般列入腦海的運作區域,那是他不想承認的,對於另一個偵探對手過分的注意,以及,對於工藤新一的過分的注意。

  「很棘手,看來要花上一點時間。」
  工藤端詳血跡半晌後說。服部回過神,望著對方認真的側臉。
  「是這樣啊。不過,」服部直直對上工藤好奇看向他的雙眼。「這也代表,我們有更多的時間能在一起了。」
  工藤一怔,露出不知是否算得上苦笑的神情說──





  「猜猜接下來你說了什麼?」

  「什麼鬼問題……我想想,『你不應該說這種話』?」

  「錯!你說『笨蛋』。」

  「什麼啊這個…」

  「『那是無可奈何卻又撒嬌般的語氣。』」

  「這句你自己加的吧。」

  「依這個作者行文風格來看,我也認為這句不對。」


  「不對的是你們吧!」服部平次終於找到縫隙插話。「喂,剛剛那段是什麼啊?我跟工藤?什麼的?」

  「哦你回來啦──」


  另外三人一同轉頭招呼。
  十分日常的景象,恰好空堂的室友們,各據位置的客廳,閱讀的書跟擺弄的電腦,茶或咖啡或熱巧克力,冬日的暖陽透過落地窗打了一方亮色在木地板上。

  雖說是相當有日常氣息的景象,但某種意味上來說這才是不正常吧──當然只有黑羽快斗會這麼想,三位偵探室友都在,顯然今日的東京十分和平。

  或許是稍微和平過頭了。
  和平得,莫名其妙就往愚蠢的方向前進。


  「黑羽在校園論壇上發現了一個有趣的論壇。」

  「有趣的論壇?」

  沒有吊服部平次胃口地,白馬探直接回答:「一個RPS論壇,Real Person Slash,以真人二次創作為主的同人論壇。」

  「……你說的每一個詞我都知道,但合起來我不懂。」

  「簡單來說,」抱著平板電腦的黑羽快斗好心解釋。「用現實中真實存在的人物,來寫故事。」

  「比方說,」白馬探好心補充。「你跟工藤。」

  「或工藤跟白馬。」黑羽快斗好心補充。

  「或白馬跟你。」工藤新一好心再補充。

  「……什麼鬼。」

  「嘛你們也算是公眾人物嘛──」

  「所以毫不意外的,怪盜基德相關的文也是最多的。」工藤新一再次好心補充。「竟然有跟柯南的這是犯罪啊、不原本就是犯罪者……從小學生、偵探、資產家的大小姐到警察,守備範圍還真廣,嘖嘖。」

  「謝謝大家的愛護與支持!」

  「不是給你黑羽快斗的好嗎。」服部平次搭在工藤新一的椅背去看他螢幕。「喂怎麼連我也有,我跟『怪盜基德』根本沒碰過啊?」

  「哦──」

  工藤新一點進了服部平次指著的標題:





  月色清亮,那傢伙總是喜愛挑這樣的月夜下手,或許是為了借月色盜竊、又或者僅僅是為了不負月下魔術師的名號,但對服部平次而言月光只是給這場追逐披上更曖昧難解的色彩,而現在他要毫不留情地去揭那塊紗。

  聽見有他人腳步聲響的白衣怪盜回過身,露出一個佯作驚訝的玩味笑容。
  嚴格意義上的初次見面,撇開他在空他在地的遙望,第一次,見到那個神出鬼沒的大怪盜。

  「哎呀,竟然是關西的偵探君?」
  「很意外嗎,不是白馬或工藤。」
  「今天的警方十分難纏,我原先也以為白馬君或工藤君有參與其中。」怪盜優雅一笑,從懷中掏出撲克槍到射向服部的動作一氣呵成。「沒想到是初次見面的服部君啊──那麼,你有辦法抓到我嗎?」
  竹刀直接擋下射出的撲克牌,怪盜一怔,服部趁隙挨近了他。
  「我就是要證明──只有我服部平次能抓到你!」





  「真是霸氣發言啊服部!」工藤新一不客氣地大笑。

  「原來沒碰過面也能成為一個切入點。」白馬探認真評論。

  黑羽快斗憐憫地拍拍服部平次的肩膀。「服部,沒想到你這麼希望我臨幸,下次的預告信我會發你一封的。」

  「現在立刻把你送去搜查二課啊!」服部平次一邊翻著也連上了論壇的手機一邊說:「不過怎麼跟你有關的都是這個走向啊…像這篇、」





  「身高179.442公分,體重62.290公斤。」
  「血型B型,生日19XX年9月27日。」
  「腳長82.193公分、足長26.701公分。」
  「手長22.087公分,手掌長、─」
  「白馬君抓住我,就是為了給我身體檢查嗎?」
  基德優雅的微笑。
  即便禮帽被除去鏡片被摘下,雙手雙腳都被牢牢綁縛。
  「身體檢查僅能算是過程。」白馬並未在意記錄數據被打斷,一把闔上資料,踱步到怪盜面前,抬起下頷對上那雙即便淪為接下囚卻仍然帶著無謂笑意的雙眼。
  「比起把你關進大牢,我更想知道你總令我失去冷靜的原因。」
  白馬瞇了瞇眼。
  「為此,才抓住你的。」





  「除了生日血型,其他倒是判斷得跟黑羽本人很接近,真意外。」工藤新一評論。

  雖然並不是真的,但被人一項一項檢查數據的不舒服感還是令黑羽快斗無言了一陣。「比起這個,我比較想吐槽白馬在大眾面前到底是什麼形象,強迫症去看醫生好嗎。」

  「所以我們這些偵探嚷著要抓怪盜,在這些人耳裡聽來都是那個意思嗎…」認真反省的服部平次。

  白馬探仍專注在翻找著。「也並非都是那種感覺的吧,像跟工藤的這篇──」





  今夜的工藤宅有不速之客。
  先是翅膀拍動的聲音,然後是純白人影,落在陽台邊上。
  落地窗沒有闔上。工藤新一看著窗外的訪客,沒有太多驚訝。
  「晚安,名偵探。」
  「這裡可不是警局。」
  「我並未有自首的打算呢。」
  「更沒有你要的大寶石。」
  「大寶石嘛──」怪盜跳下陽台,兩人視線平齊。「這麼說來,久未在現場看見工藤君呢。」
  「……我不會、再出現在你的現場了。」工藤移開了視線。
  他無法抓他。既然無法抓他,那就不應該在出現在那裡。
  「我知道。」怪盜單膝跪下,單手執起工藤新一的手,落下一個吻。
  「所以今日,我僅為盜走我最想要的寶石而來。」





  「這裝模作樣到讓人不舒服的程度、非常接近本人啊。」

  黑羽快斗評論:「這個工藤倒是比現實中的可愛多了。」

  「你可愛的標準太驚人了,幸好現實的我沒有得到。」

  「話說看到現在,工藤是不是比較常是被追求的一方?」

  「工藤,傲嬌是病,得治。」

  「你才是不被追捕不開心的受虐狂啊怪盜先生。」

  「說起來上次那個校園帥哥的評比,女生對工藤的意見大多都是這樣的吧,『非常帥氣,但在感情上不太坦率的樣子呢』。」

  「『是傲嬌嗎工藤君(笑)』。」

  「『聊天只會說福爾摩斯的感覺呢』。」

  「就嫉妒我票數最高吧你們。」工藤新一微笑。

  「說到福爾摩斯,」黑羽快斗敲著螢幕。「這篇寫兩個福爾摩斯笨蛋的厲害啊。」

  「喂、什麼福爾摩斯笨蛋!」

  「嘛對憋腳的小偷來說福爾摩斯確實棘手呢─」

  無視。「好的我要開始念了!」





  近冬的東京跟倫敦有幾分相似,將要下雨般的陰鬱天氣,臉縮在圍巾裡匆匆而過的行人,呼出的白霧被寒風帶走,車聲、人聲、列車進站的廣播聲,在冷冽的空氣裡像是從遠方傳來的一般飄渺易逝。

  只是東京相比倫敦更加乾燥。
  連方濺開仍然豔紅的血液,都有一種即將要乾涸的錯覺。
  而那血跡不是正常的。
  白馬探想著,他該打電話報警,還該打給相約對象推遲時間,但是在那之前關於這個現場──

  「What is out of the common…」
  「反常的跡象…」

  白馬愣了一下,朝另一個說著日語的聲源看去,對方似乎也才剛發現他。
  他跟工藤新一同時露出驚訝的表情,又忍不住一笑,把話接了下去。

  「─往往是引導不是阻礙。」
  「...is usually a guide rather than a hindrance. 」





  「是《血字的研究》,品味不錯。」

  服部平次補充道:「後記,『總算把福爾摩斯全集讀完了^^』哇真是下苦功…」

  「若能讓更多人領會福爾摩斯的樂趣似乎也不錯…」

  「夠了福爾摩斯笨蛋們。」

  「我得出了一個結論,」黑羽快斗說,「偵探跟偵探談戀愛太血腥了,你看看你們的文哪些沒有屍體出現?!」

  「有沒出現的,」工藤新一立刻反駁。「比方白馬跟服部這篇。」





  微笑招呼完警察大學副校長跟他女兒,白馬下意識整了整領帶。警察廳的年末餐敘,警察廳長官、警視總監、各道縣府本部長等等警方高層,在慰勞、檢討過去,展望、期許未來的名號下交際往來,即便白馬不屬於警界,但由於父親是警視總監、本身也因為偵探身分而活躍等因素,依然出席了這場餐敘。

  某種程度上變相親會了吧…不,也許相親會還好一點。

  取過一杯新的香檳,想找個不顯眼的角落稍事歇息,抱著這般打算走到大廳外的廊道,打著點綴燈光的大片落地窗前卻已經有人了。

  「唷白馬,」服部平次一直沒什麼好意地笑。「相親見了幾個啊?」
  「…看來你逃得很早。」
  「那不廢話,原本我連來都不想來的。」
  「但你有打算進入警界吧。」
  「嘛…」
  白馬同服部一般背倚上牆,東京的夜景便在眼前。
  「明年要換長官了。」
  「是啊,那些派系爭執真讓人受不了…」
  「哦─」白馬轉了轉手中的香檳。「這樣就難倒一向熱血沒大腦的西之偵探了?」
  「…白馬探我警告你不准再學關西腔!」





  「走一個暗潮洶湧的路線啊…」

  「某種程度上來講比案發現場還棘手吧。」

  「…這倒是真的…」服部平次有點不堪回憶地說。

  「嗯,年末餐敘的部份真的有幾分相似。」

  「欸?」

  「就是那個、一直被叔叔伯伯介紹女生什麼的…」

  「…辛苦了。」

  「最後我們比了誰被介紹的女生數量比較多。」

  「什麼跟什麼。那誰贏了?」

  「……白馬。」

  黑羽快斗點點頭。「嗯,畢竟警視總監還是高警視監一級嗎。」

  「不要用那麼險惡的理由解釋啊。」

  「不然要用果然是人本身的差異來解釋嗎…」

  「這範圍太廣了吧、好歹限定一下啊,比方說膚色之類的。」

  「工藤你這才更險惡吧…白馬怎麼說?」

  「這個嘛,這種時候贏家不應該開口吧。」

  「喂不阻止你們就越講越過分啊!」服部平次忍無可忍。「是說、這樣所有人的看完了吧?」

  「C4取2的話是6。我們確實念了六篇不同組合的文章。」

  「但嚴格說來是排列、P4取2吧…還有攻受問題…」

  「……」

  「……」

  「……」

  「……」

  「……我們、是不是在這上面花太多時間了?」

  「這個奇怪的活動到底是怎麼開始的啊?」中途才加入的服部平次真心發問。

  黑羽快斗咳了聲。「只是我剛好看到一個『目黑區的不可思議帥哥公寓 ♥』的主題,點進去看後,有留言提到這個論壇…」

  「那個是在說我們吧?」

  「就是說我們吧。」

  「當然是指我們吧。」

  「雖然我也是這樣想的,但你們還真是毫不謙虛啊。」黑羽快斗假情假意地嘆息。「對啦,總之我就是這樣發現那個RPS論壇的。」

  「就這樣耗了一個下午啊…」工藤新一無言地看著手邊毫無進度的報告。

  白馬探也看了看手邊翻沒兩頁的書。「這真是……」

  「不過,如果是討論住在這裡的我們,」服部平次還在看著手機。「那應該也有黑羽的份啊?」

  「雖然黑羽在這近大學挺有名的,但畢竟不算是公眾人物吧,所以──」工藤新一頓了頓。「欸、有更新?」

  白馬探也湊過去看,同時刷出更新的服部平次把內容念了出來:

  「『前言:謝謝T大某個討論,原來三個偵探跟另一位據說擅長魔術的室友,一共四人住在一起,忍不住有了那位室友就是某怪盜的奇怪妄想,如果大家能包容地看待會很高興的!』……」

  「『以下一切為虛構創作,與實際的地方、人物、團體毫無關係。』……」

  「『警告:CP不定、P4取2排列有。請小心。』……」

  「文名叫『放蕩宿舍』……」

  「……」

  「……」

  「……」

  「……」

  「……把這網站拉進黑名單吧。」

  「嗯,拉進黑名單吧。」

  「晚餐吃什麼?」

  「啊啊原本是輪到誰煮的啊?」

  「都這麼晚了,我們出去吃吧。」

  「跟三位偵探出門啊,原本今天的東京很和平的。」

  「你想表達什麼,黑羽?」

  「哈、哈……呃所以吃什麼──」

  「上次那家文字燒?」

  「口感那麼奇怪又沒有大阪燒好吃的文字燒──」

  「大阪人到了東京就給我好好地吃文字燒啦!」

  「不然我們折衷一下?」

  「英國料理就免了吧,拜託……」



  今天的東京果然也十分地和平。



END.
────

抱著一種寫男子高校生的日常的心情寫了這篇文,希望還可以(・∀・ )

2015'11'29(Sun)18:56 [ 【名偵探柯南+魔術快斗】 ] CM0. TB0 . TOP ▲
COMMEN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308-75127768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