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恰好  
05<<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6/ >>07
就說了婚前(嗶─)是不行的
快新

原本是ABO設定,但可以簡單地當成「這是一個男人也可以懷孕的世界」就好。
惡搞向
不好意思只是想讓他們練練肖話
少部分人之外,所有人智商跟常識通通下線,蠢!


---



  「喂工藤幫你拿講義了──話說你會翹掉井上教授的課真稀奇啊,你不是挺喜歡他的刑法──欸?」

  宮野志保在,基於這裡是阿笠博士宅這很正常;阿笠博士不在,這稍微稀奇一點但也不算奇怪;工藤新一在,由於剛剛才收到「我在阿笠博士家」的短信所以這也不意外,讓服部平次覺得不對勁的是,坐在沙發的工藤新一跟宮野志保、宮野志保面前的紅茶跟工藤新一面前的水、以及兩人間莫名在談話的氛圍。

  「唷來了,講義謝啦。」

  「阿笠博士不在?你們在談什麼?」

  「啊啊、」宮野志保一如既往冷淡的口吻,但莫名比往常更加意味深長了點。「覺得這個話題不適合他,所以把他支開了。」

  「這個話題?」

  「什麼不適合啊…遲早也會知道的吧。」

  「但絕不是在你也是兩個小時前才知道的這個時候。」

  「嘛也是…確實有點突然。」

  「已經不是『有點突然』的問題了。」

  「等一下啊你們!」服部平次忍無可忍。「到底在說什麼啊?!」

  「服部,」工藤新一一臉正色,但並非特別嚴肅的神情所以服部平次也沒有太過在意。「我懷孕了。」

  「……啊?」

  「所以說,我懷──」

  「給我等一下我不想再聽到第二次──」扶額,「你懷孕了?!」

  「不想聽你還自己說啊。」工藤新一吐槽。「總之對,所以我手邊有幾個案子沒辦法處理了,想轉給你跟白馬、」

  無視。「兩個小時前…剛剛才知道的?!」

  「對。」

  「對方是誰,我認識?!」

  「…算認識吧。」見面後工藤新一第一次露出些微困窘的表情。「怪盜基德。」

  「……哈啊啊啊啊──?!」

  「所以說,怪──」

  「說了不想聽第二次──」大吼,「怪盜基德?!」

  「這模式有點熟悉啊。」工藤新一瞇眼。

  宮野志保逕自往杯裡斟紅茶,工藤新一面色如常甚至喝著水翻看起剛剛拿到的講義,兩人都十分冷靜的樣子讓服部平次也稍微冷靜下來。「…所以…你知道怪盜基德的真身?」

  「唔,不算真的知道。」

  「『真、身』的話那倒是認識得非常透徹吧,孩子都有了。」

  宮野志保一臉調笑。工藤新一咳了聲,服部平次果斷決定當做沒聽到繼續往重點問。

  「你們,在交往?」

  「沒有。」

  「那你們怎麼會…!」

  工藤新一露出十分微妙的類似於「你怎麼會問這麼蠢的問題」的神情,雖然覺得不爽,但直覺告訴服部平次不要繼續追問下去。

  「那麼你打算…?」

  「首先你跟白馬先把我這邊的案子──」

  「雖然我能理解但是果然、」掩面。「推理宅煩死了!重點不是這個啊!」

  「那你是指?」
  
  「怪盜基德那邊怎麼辦!這孩子怎麼辦!──我知道你當然會生下來──你不打算告訴怪盜基德?」

  「這個嘛…」工藤新一抬頭看看鐘。「他們應該快到了吧。」

  「他們?」

  「白馬跟、」

  「工藤,我們來了。」

  「喂喂到底帶我來這裡幹什麼啊白馬…工藤跟服部也在?」

  多了兩位新客,服部平次仍是一臉困惑。

  「白馬跟黑羽?」白馬探是同為偵探老早就認識了,黑羽快斗則是跟他們修同一門課認識的同學。「為什麼白馬跟黑羽…」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定定地看著黑羽快斗。「我懷孕了,三個禮拜。」

  「…什、你說什──」

  黑羽快斗一掃原先疑惑不滿的神情,幾乎是用跑地衝到工藤新一面前,呆愣著望向神色自若的人三秒,又轉向對方毫無異狀的腹部三秒,再轉回接上彼此目光。

  「工藤、不,名偵探、不,新一!」一把握住工藤新一的手。「我們什麼時候結婚?」

  「唔、可能要先問過我老媽他們吧。」

  「也是,我也要先問一下我媽…」

  「怪盜淑女?」

  「嘛實際上才沒那麼淑女咧…」


  不對吧──!!
  孩子他爸是黑羽快斗?!不對、黑羽快斗是怪盜基德?!不對、馬上就決定要結婚了?!
  還牽著手的兩人已經一路討論到雙方家長見面的細節,服部平次已經完全失去吐槽那邊的力氣。

  「白馬你早就知道了…?!」咬牙切齒。

  「不,我也是現在才知道工藤懷孕的事…真令人吃驚啊。」

  當然是現在才知道,連本人都兩個多小時前才知道。還有一邊說著吃驚還一邊端著紅茶喝,完全沒有說服力。

  「那黑羽就是怪盜基德的事…」

  「這個我很早就懷疑了──」白馬探撫著下頷思考。「嘛,但為了小孩子,現在也不能逮捕他了。」

  重點是這個嗎?確實好像也蠻重要的…

  「你不驚訝?工藤跟黑羽、偵探跟怪盜?」

  「的確有點驚訝…但朋友結婚是件好事呢。」

  不要這麼坦然就接受結婚這事啊!所以說我看不出來你的驚訝在哪啊!
  等等話說那個時間點──

  「三個禮拜前…該不會是怪盜基德偷依西斯之淚那天、我們三個偵探都參與的那次?!」

  「……嘛。」
  「……咳。」

  「原來工藤你中途就不見還傳訊息說你有事先走是去──不算了我不想知道……」

  「這麼說來工藤隔天確實穿著跟前一晚一樣的衣服呢,竟然沒注意到這點,真是偵探失格啊。」

  「不,從你聽到這件事卻一點也不驚訝開始,就連人類的資格也失去了吧。」

  無視白馬探「我真的覺得驚訝啊」的辯駁,再無視討論起要怎麼跟比家長還恐怖的青梅竹馬們解釋未婚生子的準夫夫,服部平次看向一直坐在一旁,但後來一副懶得管、逕自擺弄起腿上筆電的宮野志保。

  「宮野你也…完全不驚訝?」

  身旁的人都過於淡定,不得不懷疑起是自己問題的服部平次問。

  「不。」依舊一臉平靜,但語氣帶上怒氣的宮野志保接著說。「如果你跟我一樣,在一聽到某人懷孕時不小心鬆手摔了茶杯潑到電腦,而那個某人還一臉訝異地說『你怎麼那麼不小心』而完全不覺得是他的錯時,你就會知道──」

  「這時候,還是放棄治療比較快。」

  服部平次沉默了半晌,決定給自己倒一杯茶,順便加入那邊三個已經開始討論孩子名字的行列。


END.
───

大阪人辛苦了( ´ ▽ ` )ノ (喂)
缺乏常識的快斗新一白馬+有常識但放棄吐槽的哀+有常識也還沒放棄吐槽的平次

這篇小蠢文送給今天生日的璐大大( ´ ▽ ` )ノ

2015'10'16(Fri)16:13 [ 【名偵探柯南+魔術快斗】 ] CM0. TB0 . TOP ▲
COMMEN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303-d05591de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