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恰好  
08<<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9/ >>10
工藤邸
名偵探柯南/快新
短隨筆,無具體H,一點渣渣都稱不上的渣渣
小蘭對不起_(:з」∠)_

6/19尾巴加一點「如果是小哀的話…」版本XD
------


  她已經有段時間沒去工藤邸,自從工藤夫婦搬去美國,而工藤新一在外辦案幾乎不住在那裡後,保持整潔這個工作就被毛利蘭自動接下來了。
  趁著毛利小五郎跟朋友去喝酒、柯南也去朋友家住的晚上,她來進行這個許久未做的工作。這段時間忙,打掃落下好一陣子,但工藤邸比她想像的乾淨──而且明顯有人活動過的痕跡。她想大概是工藤新一有回來過。

  什麼嘛,回來也不說一聲。

  她一邊抱怨著一邊整理,直到結束的時候已經晚上九點多了。時間有些晚,她著急地要回家──啊,瓦斯忘了關。於是她燈也沒開就摸黑跑進廚房,確認瓦斯總開關關上了才安心,準備離開。

  客廳卻多了一個人。

  起初她以為是工藤新一,但客廳的燈還暗著,只有從落地窗投進的月光圈了一方光亮,但那樣就足夠映亮那個身影。白西裝,高禮帽,隨著風微揚的披風。

  怪盜KID!

  她躲進廚房的陰影裡,摀住自己的嘴避免尖叫出聲。

  為什麼怪盜KID會在這裡?她想起自己曾有過的工藤新一就是怪盜的奇妙聯想,腦袋一片混亂。而且,怪盜KID看起來受傷了,她是不是該…

  就在她對是否上前猶豫不決時,一個熟悉的嗓音打斷她的想法。

  「你這笨蛋!」

  那是工藤新一的聲音。

  她並沒有因為青梅竹馬不是怪盜而放下心,事實上,在想念多時的青梅竹馬出現後,她更加覺得自己不該出現。她靠坐在廚房內的門邊,小心地不發出任何聲響。

  幸運的是那兩個人似乎完全沒有發現她的存在。

  「名偵探…」
  「你又受傷?」
  「別說得好像我很常受傷一樣、明明你也…」
  「哦?現在受傷的是誰?」
  「好吧、好吧。」

  一陣剪刀裁開布料的聲響。

  「我新做好的衣服…」
  「自作自受。」
  「偵探真沒有同情心…嘶…」
  「用在你身上太浪費了。忍著點。」

  一小段時間裡,只有繃帶被剪開、透氣膠布被撕下的聲音。

  「好了,除了手臂還有其他地方嗎?」
  「沒有了。應該…沒有了。」怪盜的聲音帶上一點愉悅。「新一要脫了我的衣服檢查看看嗎?」
  「聽起來不錯,你自己來吧。」
  「…太沒情趣了吧自己脫什麼的……」
  「真不好意思喔,偵探就是理智的、沒有夢想的評論家嘛。」
  「不要緊喔,我是富有夢想的藝術家嘛。我會慢慢教新一的…」

  語尾被壓低,沒有人在說話,輕微的、黏稠的水聲響起。
  毛利蘭想偷看一下落地窗邊,卻又害怕被發現,只能抱緊膝蓋。
  她不敢想像那是什麼。

  兩人又開始對話,嗓音間都帶上點輕喘。

  「哈…至少我確定你嘴沒受傷。」
  「我就把這當稱讚囉。來新一,接下來檢查我的身體…」

  布料跟身體摩擦的聲音。

  「是我在檢查你,你脫我的幹什麼?」
  「新一剛剛不在查案子嘛?說不定也受傷了啊……啊潤滑劑在房間裡?」
  「新買的好像就扔在你旁邊那個茶几抽屜裡…」
  「……蘭小姐還是會來幫忙打掃的吧…」
  「啊-我知道啦、下次會收好!不過要不是這樣怎麼應付你這個不看地點發情的混帳…」
  「你明明也喜歡這樣……新一,放鬆點…」
  「嗯、混帳…快斗……」

  她原本以為工藤新一是在叫「怪盜」,但細聽又有所不同,那應該是怪盜的名字。真正的名字。
  說話聲變得含糊,應該是兩人靠得很近。很近。

  「哈、…新一…」
  「嗯…快斗……小心你的手…」

  身體互相摩擦的聲響。
  喘息。
  幾乎沒有更多交談,只是低吟對方的名字,夾雜接吻的聲音。
  她還在廚房的陰影了。又覺得自己不在那裡。


  「新一…我愛你…」
  「快斗-、」那是她從來沒有聽過的,青梅竹馬既壓抑又溫柔的聲音。「我也愛你。」

  所有聲音幾乎都靜下來了,只剩下兩人漸漸平復的喘氣。

  「我要去洗澡了。」
  「欸-欸、不再溫存一下嘛!」
  「有床不睡,在地板上躺著是什麼興趣啊。」
  「那一起洗?」
  「在地板上一回後我可不想在浴室再來一回。」
  「躺在地板上的明明是我的說…」
  「還不是你手受傷!總之我去洗澡,你把這裡弄乾淨。」
  「是、是。」
  「潤滑劑記得拿進房間。順便倒水。」
  「好、好。」

  有人踏著樓梯上樓的聲響。然後是,有人喃念著往廚房走來的聲響。

  「真是會使喚人欸……嗚哇啊啊啊啊啊?!」
  「快斗?」
  「沒、沒事!只是在廚房看到魚!」
  「哦,那是我媽很喜歡的裝飾品,不准弄壞。」
  「什麼趣味…咳真的沒事,你快去洗澡吧新一!」

  確認偵探真的上樓了,怪盜才鬆一口氣。迅速把敞開的襯衫扣子扣上,接著深吸一口氣,看向他所謂的「魚」。

  「蘭小姐…?」

  毛利蘭沒有抬頭。怪盜嘆了口氣,蹲下身與女孩子同一個高度。

  「你一直在這裡嗎…?」

  毛利蘭點點頭。

  怪盜忍下挖洞埋自己的衝動,竭力保持溫柔的聲音及微笑。

  「在冰冷的大理石上坐著會受寒的,先起來吧…」

  毛利蘭無視了怪盜遞出的手,迅速站起身。

  「…我回去了。」

  怪盜因突如其來的舉動愣了半晌,又迅速恢復。「這麼晚了女孩子一個人不好,我送你回去吧?」

  毛利蘭沒有拒絕。看著怪盜在茶几上留下字條,接著跟她一同離開工藤邸。

  不確定是太久沒動麻的、還是被晚風一吹涼的,她覺得手臂有些冷,這才想起自己把外套忘在工藤邸裡了。一件外套適時地披在她身上,她發現是自己的外套。身旁的怪盜對她笑了笑。

  「…謝謝。」

  她小心地打量走在她外側、並風度地落後她半步的怪盜。
  跟工藤新一很相似的臉,卻完全不同的氣質,讓人能輕易分辨他們的差異,與她相仿的年紀,只穿了怪盜的藍襯衫跟白西褲,看上去完全就是個普通的、帥氣的少年,無法與那個怪盜聯想在一起。

  「…你跟新一…」雖然已經再清楚不過了,但要說出那個詞還是花費她一點力氣。竭力把情緒排除在外。「在交往嗎?」

  「是的。」
  怪盜用非常柔和的聲音回答。

  「你們──」
  偵探跟怪盜。男性跟男性。她想提出的問題太多了,困惑質疑滿滿充斥她的思緒,但出於自我保護的本能,沒有半點跟她自己的心情有關。如果可以,她極力期望自己當時不在那裡。
  但事實是她在。這無法改變。

  她的拳頭下意識握緊。思緒千迴百轉,最後停留在工藤新一的那句「我也愛你」。
  溫柔的,眷念的,帶著一點壓抑的,對著身旁的這個人。

  「你、…你愛他嗎?」
  「是的。…我愛他。」

  那是更加溫柔的聲音。不同於怪盜在觀眾前華麗媚惑的嗓音,那是非常平和、真實、帶著一點想念跟痛苦的聲音。
  是愛啊。

  毛利蘭覺得那些質疑不解都不重要了。
  關於工藤新一的事,她突然輕鬆了起來。

  「不要讓他知道我在那裡喔。」
  「…會的。」怪盜為她突然改變的氛圍覺得困惑,但也未多問。

  「由我來說不知是否恰當……即便不確定是何時,但他一定會親口告訴你的,畢竟,你是他最珍視的女孩。」
  「謝謝你。我會等他告訴我的。」

  「請你好好對他。」
  「我會的。我向你保證。」

  毛利蘭對怪盜露出一個微笑。
  「晚安,期待總有一天會被他介紹給我的先生。」
  「我也期待向你介紹我真實姓名的那天。晚安,蘭小姐。」


  而關於她自己的,她不去想。至少今天,不去想。



FIN.


附錄:
  帶著溫柔笑意目送女孩子上樓,女孩身影消失的瞬間,怪盜一直掛著的微笑也隨之消散。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
  怪盜幾乎要抱頭大叫。

  幸好是新一不是柯南…不然他肯定就被空手道殺死在當場了天啊啊啊啊啊啊──

  成為怪盜後的第一次,對於活著真好這件事有深刻感悟的十七歲少年。



----

小蘭對不起讓你聽到這種東西…_(:з」∠)_




跟友人聊到說如果是哀的話這一切都會不同!

--


  工藤家的藏書之盛連她也小小讚嘆過,面向廣闊,分門別類地整齊排放,讓她在從博士手中接過鑰匙、走到隔壁、找到書,整個過程也不過15分鐘。

  拿了書灰原哀就打算回去,卻在踏進客廳前看見那個算不上熟悉的身影。

  但未來大抵會無可避免地熟悉起來。想到這裡她幾乎要嘆氣,但未多花時間在這想法上,直覺告訴她,不快點出去,待會可能就出不去了。

  「你這笨蛋!」

  …出不去了。

  聽到那個一樣算不上熟悉,但毫無疑問屬於某位偵探十七歲的聲線時,灰原哀直覺又回到走廊陰影裡──為什麼我要躲呢?

  或許本人都沒有發覺,但長時間跟某位偵探小學生模樣相處的她清楚知道,每當偵探碰上怪盜的時候,甚至只是偵探談論到怪盜的時候,都有一種非常微妙的、他人難以介入的氣場。
  就是那個氣場讓灰原哀直覺又躲起來。雖然實際上毫無必要,蠢透了。

  光聽聲音就能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事實上,偵探跟怪盜私下相處的模式挺好掌握的。
  先是沒受傷的對受傷的抱怨一番(這兩個角色時常互換),然後包紮。
  包紮兼鬥嘴。鬥嘴兼調戲。調戲兼調情。
  考慮到今天是工藤新一不是小學生江戶川柯南,那麼調情過後的戲碼是什麼也是明顯到不用猜了──話說這個混帳拿她給他試驗的解藥來做什麼啊──

  聽到屬於接吻有的黏膩水聲時灰原哀幾乎要翻白眼了。

  她一點都不想聽他們做完──天知道那要花上多久──也不想看到不該看的東西半眼,接吻勉強能接受那還是現在快點出去──

  ──這兩個混帳急色高中生小鬼!!!

  剛剛接吻而已!半躺在地上的怪盜已經襯衫大敞褲頭解開是怎麼回事!跪坐在怪盜腿上的偵探下半身已經光了是怎麼回事!怪盜的手放哪裡!偵探的手又在哪裡!

  接個吻你們也太忙了!!!

  怪盜眼明手快地──不愧是魔術師啊──抓起披風就把兩人包得嚴嚴實實,但就算那匆匆一瞥,整體而言她沒看見任何需要打上馬賽克的部份,但她還是急切地想掐死他們。

  「灰、灰原…?!」

  偵探的聲音極為難得的在發抖,彷彿發生了什麼不可挽回的可怕事情──

  比方被這麼一嚇就再也舉不起來之類的。灰原哀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吐槽什麼了。


  「不用在意我,你們繼續。」


  怎麼可能不在意啊!──沒有出聲但也清清楚楚透過表情跟氛圍傳遞過來的吶喊,但她還是很好心地決定不跟兩個戀愛中白痴一般見識(至於她離開後他們有沒有心情繼續就不是她在意的了)。

  甚至考慮到之後偵探大概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敢開口提解藥,灰原哀突然覺得心情不錯了起來。


FIN.
───
工藤邸真的很不安全呢,換個地方吧兩位。

2015'06'18(Thu)11:25 [ 【名偵探柯南+魔術快斗】 ] CM0. TB0 . TOP ▲
COMMEN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295-a73c0ba9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