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恰好  
08<<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9/ >>10
Wish for thee, grant I may be (2012聖誕卡/瓶邪)
2012聖誕短文
瓶邪
流水帳日常


聖誕期間寄送給大家的短文卡內容,
最近沒存貨只能放這個XD
祝大家新年快樂:D

---



  收到霍秀秀的簡訊時吳邪不禁感嘆了下,果真是女孩子啊,對這種日子特別上心,不過這種上心應是沒半點影響吳邪,尤其緊接著秀秀那封之後發來的訊息寄件人標著王盟,吳邪點開看到並不意外的「老闆,已備妥」幾個字,一面往廚房走去。

  吳邪端著早餐出來時張起靈已經醒了,衣著整齊顏髮潔淨,但吳邪還是能從張起靈微垂的目光判斷這個人還沒清醒全,接他的手去把剩下的小菜端出來也是下意識的舉動。
  那模樣總能讓吳邪心情很好。

  「王盟那邊已經準備好了,小哥,你就去走兩圈就行了。」
  「嗯。」

  一般時候吳邪是不會讓張起靈去攪和那些事的。只是年關近,日子特別不得安份,他恨不得一人裂成三人用,或者裂三個部分也行,腦子談生意、嘴巴罵罵下邊的人,而身體陪、…。吳邪仰起頭兩三口吞掉最後的白粥,眼睛盯著張起靈安安靜靜夾菜咀嚼的樣子,突然想起霍秀秀的簡訊。還過什麼聖誕節,那個鬧了好幾年的世界末日怎麼就沒來,一了百了?

  不,還是工作折騰著也別世界末日好。
  他放下了碗,才伸手要再添一匙,張起靈便先一步拿起了杓子,白粥襯著熱氣落入碗底。



  並非假日卻也滿是歡騰的氣氛,聖誕樹、氣球,掛滿彩燈的櫥窗,真正在過節的其實根本是商家吧,就連吳邪平日乏人問津的小鋪子這兩天也多了幾筆買耶誕禮物的進帳。

  吳邪見了幾個生意上有往來的客人,結束的時間比預想的早很多,不會也趕著過節去了?工作日下午街上的人還不多,能成群成群吵鬧的都是學生,吳邪聽著那些沒邊的胡鬧,想起大學某一年他們一群只能過「剩單節」的同學約了吃火鍋,還湊熱鬧地交換了禮物,一行人沒半點下限,什麼光怪陸離的東西都拿出來送了,吳邪還記得自己抽到什麼禮物,甚至記得是哪個同學送的──畢竟不是人人都有臉拿出情趣手銬送一群單身漢。

  真他媽的惡趣味。拆開包裝那刻同學快掀翻屋頂的歡呼尖叫、旁邊幾桌客人的白眼跟店員在憋笑的模樣他都還能回憶一二,尤其手銬上那毛絨絨的鮮豔裝飾吳邪記憶猶新,但那鬼東西最後去哪了吳邪一點印象也沒有,也許畢業的時候就扔了吧。


  「我回來了!」
  張起靈已經在家了,回應的語句埋在簌簌水聲裡,沖在菜葉跟張起靈骨節分明的手掌上。他又想起了霍秀秀的簡訊,回家路上一點學生時代的愚蠢回憶也讓他抓到了點過節氣氛,吳邪卸下大衣,擦著還帶寒風的手到了流理台邊。

  「小哥,晚上我們出去吃吧?」
  「湯在熬了。」
  「留著明天吃?」
  張起靈沒有應答,關了水龍頭,順手甩去菜葉上殘餘的水珠再放入籃中,抬手轉了轉水龍頭又拉開,讓水柱毫無阻礙地沖下,這才抬眼看著吳邪。
  沉墨般的眼裡寫著分明的疑問。吳邪咽了口水斟酌著啟口。是啊、這種天冷又處處人潮爆炸的日子還出去吃,沒個好理由真是不行…
  「那個、小哥,你…過過聖誕節嗎?」
  「應該沒有。」張起靈似乎思考了下才回答,水聲還充滿在不大的廚房裡。
  「所以、我就想要不…」
  「吳邪,」張起靈伸手碰了碰源源而傾的水,水珠濺了開。「那聖誕節應該怎麼過呢?」
  「跟家人朋友一起聚聚什麼的…」吳邪也沒什麼過節經驗,就憑著印象說,張起靈闃黑的眸子還望著他,見他說得也不肯定的樣子而添了些隱約笑意。
  張起靈拉起吳邪指尖微微泛紫的雙手,拉著到水龍頭下,溫熱的水柱沖過凍寒的雙手遍佈暖意,吳邪微微紅了臉。

  「我們平常不就那樣過的?」
  「…也是。」

  吳邪忍不住勾起笑意在嘴角,張起靈淡笑著低頭察看吳邪的指尖轉回淺粉色,關了水拿毛巾給他擦手,擦乾手後吳邪熟絡地接下炒菜工作,張起靈繞過他去看湯的狀況。




  突然有熟悉的熱氣挨近在吳邪的耳邊。
  「不過你朋友送的聖誕禮物我們倒可以試試。」

  ……那鬼東西原來沒仍掉啊……


FIN.

2013'01'01(Tue)11:31 [ 【盜墓筆記】 ] CM0. TB0 . TOP ▲
COMMEN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254-f67d93ab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