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恰好  
10<<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1/ >>12
Wish for thee, grant I may be (2012聖誕卡/靜臨)
2012聖誕短文
靜臨

聖誕期間寄送給大家的短文卡內容,
最近沒存貨只好放這個XD
祝大家新年快樂:D

---


  再怎麼遲鈍也該察覺到了,擺在客廳角落的那棵聖誕樹已經換了這個禮拜的第三種裝飾,所謂的這個禮拜也才過三天。平和島靜雄原本不想理會的,可是剛回到家就看到折原臨也哼著曲,一臉愉快地掛上玻璃瓶裝的牛奶時,又覺得再沉默下去實在對不起那棵人造聖誕樹被拉扯到極限的可憐枝椏。

  「你在掛什麼東西上去啊!」
  「牛奶啊,小靜看不出來嗎?」
  折原臨也給了一個「小靜還能更笨嗎」的眼神,平和島靜雄費了一番力氣才忍住可能摧毀自家的怒氣沒有出手。「…所以到底為什麼要掛牛奶啊?」
  「唔、因為想不到有什麼東西可以掛了。」折原臨也一臉惋惜地說,掛上應該是最後一個的瓶子。「而且又沒其他事能做。」
  「這是你自找的吧!」

  折原臨也不知道又招惹了什麼渾事正在逃竄中,時間急迫跑不了太遠、而且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嘛──是說小靜你真的讓危險這個詞具現化得很徹底。
  這說法似乎有點道理,高舉著堪堪要飛出手的單人沙發的平和島靜雄不得不這麼承認。天底下沒人會覺得折原臨也可能出現在平和島靜雄家中,連靜雄自己都不覺得。

  為什麼要收容這隻死跳蚤?
  其實平和島靜雄倒沒在這個問題上有所糾結,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至於怎麼演變到不只一次、甚至可以說有點駕輕就熟的局面,他則不是很想回憶。

  逃亡的折原臨也當然不能再上街,窩在小套房每天的樂趣就剩變著花樣折騰那棵可憐的樹,差不多與靜雄等高的聖誕樹是某次平和島幽帶來的,彩帶、星星之類的飾品都不知收到哪裡去了,獨力組起一棵樹的折原臨也當然興致勃勃要給聖誕樹裝飾──

  金色彩帶是榮耀、白色彩帶是聖潔,紅色彩帶是聖子為人類所流的血,樹頂的星牽引東方三智者到基督降生的馬槽。可這些小靜家都沒有呢,既然如此只得就地取材囉。
  要血的話我可以幫你,雖然你不是什麼見鬼的聖子。
  嗚喔能想出這種替代方案對小靜來說也是很不容易了呢……

  用跳蚤的髒血代替的方案當然沒能成形,平和島靜雄在每天回家後還是能看到各式各樣的東西被掛上聖誕樹,領結香菸打火機,袋裝的糖果記雜事的便條,甚至靜雄舊的太陽眼鏡也被翻了出來掛著,殘缺的鏡片折射一點光線,還真有幾分聖誕樹的樣子,成果斐然得靜雄不禁懷疑折原臨也把這個家裡能翻出的東西都掛了上去,喔、用了大半條的潤滑劑也在那兒。

  「就算不想承認,但我也江郎才盡了呢…牛奶是最後了。」
  完成今日工作的折原臨也大方趴臥了一整張沙發,閉了閉眼真一副工作辛勞的樣子,平和島靜雄對此當然表示嗤之以鼻,傾身就解開臨也綁了半天的牛奶,毫不客氣地坐下灌飲起來。
  「壓到我了!…喂那些牛奶可要綁很久…算了跟小靜講羞恥心什麼的完全徒勞……」
  「你最沒資格說的吧!」

  也許是牛奶也許是其他,也許是亂七八糟卻裝載得滿滿當當的聖誕樹,緣由未清地平和島靜雄沒對折原臨也動用暴力,放下空玻璃瓶盯了那棵負載過重的聖誕樹半晌。

  「喂,那些又代表什麼?」
  「什麼?」
  「紅色的彩帶是血、金色彩帶則是…什麼的,那這些亂七八糟掛上去的東西又代表什麼?」

  折原臨也沒有回答,大半張臉埋在手臂裡露出對赤紅的眸子,跟平和島靜雄對視了半晌,似乎有隱約的笑意。

  「小靜,聖誕快樂。」


FIN.

這文內容大概是最切合標題的XD
把臨也的行為跟標題「Wish for thee, grant I may be(但願我是你的想望)」聯想在一起,就變得莫名少女起來XDD

---


  「吶小靜也該回禮給我吧,這個可是基本的禮貌喔?」
  「除了送你去死,還有送你去死之外,我真不知道能送你這傢伙什麼。」
  「…真是過分的說法啊……」
  「混帳、已經賠了你一生還不夠嗎?」

2013'01'01(Tue)11:29 [ 【DRRR!!】 ] CM0. TB0 . TOP ▲
COMMEN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253-3ece2950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