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恰好  
08<<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9/ >>10
一句咒語
盜筆
瓶←邪
非常短


---


  王胖子在吳邪站在櫃檯邊填病人資料時突然冒了這麼一句:
  「原來小哥叫張起靈啊?」
  「你不知道?」
  吳邪直覺回了一句,罵著出生入死的哥們名字你也不知道,但又想想,悶油瓶從來也沒提過,吳邪還是偶然才知道的。其實就他們這一群人,『小哥』兩字就足以代稱,也沒人會以為是外貌年齡相仿的吳邪(他不願承認他就是少被人叫哥的資質),就像王胖子不管有沒有自我介紹說「嗨我姓王名胖子」,大家就會叫他胖子一樣。

  但是這個名字,還是有他的意義存在的。
  比方說,作為整張病患個人資料中,唯一能被填上的格子。
  比方說,小哥茫然地看著他們時,他能告知他的一點點真實。
  比方說,一時怒極抽風想乾脆做張名牌給不定時失蹤兼失憶人員掛著,上頭能刻上的字。(「還有刻上小爺我的聯絡方式、嗄?稱謂就寫飼主好了!」吳邪扯著胖子衣領如是說。)
  比方說,
  如果吳邪將一生寫成一本書,那會是寫在第一頁、唯一的幾行,「僅將此書獻給」後的名字。
  比方說…
  這三個字,對吳邪的意義止不定比起對其所有人的意義還大得多。
  就算他從來不曾叫出口也一樣。

  「欸小哥、你知道我私底下怎麼叫你嗎?叫你悶油瓶,因為第一次見面時的你實在是…」

  也許某一天、能有那個某一天,吳邪會對張起靈承認那個不太禮貌的外號,也許還繼續叫他小哥,也許就叫他悶油瓶,也許又多了其他稱謂綽號,但「張起靈」三個字他想他到底還是叫不出口。

  因為那是、對他而言,那麼沉重的字詞。


fin.
───

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句我覺得很美的話:
「世上最短的咒語,是某個人的名字。」
蔡康永對這句話說:「是啊,一聽到那名字,就會不自覺的微笑,或者不自覺的落淚…」

我一直想給這句話寫一段,不管有沒有那個味道,但還蠻開心的: D

沂光

2011'11'18(Fri)19:18 [ 【盜墓筆記】 ] CM0. TB0 . TOP ▲
COMMEN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212-b55325cf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