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恰好  
08<<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9/ >>10
詩人自有其煩惱
滷味天,嗽遜
架空
很長的清水文


真人同人請慎入。


_____


  喂,車站要關囉。

  溫尚翊腦袋裡一直重播著這句話,用各種語速音調搭配不同的時間位置濕度,排列組合下來也不是太膩,不過對象倒是同一個。一直沒真正說出口這點也始終如一。

  他還是半個字都沒說。最後一班車的旅客三兩下車,對方已經站起身混入人群中,俐落刷了票出站,接觸室外寒風時縮了下脖子,過馬路前張望的側顏看得見抿起的唇線。
  平日的最後一班車人極少,他只蓋了兩張票就閒下來了,漫不經心收拾著還能看見那個人往了慣常的右邊走去。

  不像是有騎車開車的,所以家就在這附近吧,車站右半邊的區塊。


  人影完全消失時他拿下制服帽,用力眨了眼往休息室邁步。暗自推算陌生人住家位置的思維實在很變態,溫尚翊也這樣自我吐槽過,但過了一天兩天三天,就理解到不去多想的人才不正常。

  那個男孩(理智推測那人應該至少成年,但外貌看起來就是小上那麼一截)不是什麼週週回鄉的通勤常客或四處遊走的陌生旅客,晚上到凌晨,至少溫尚翊值班的這個時段,一週至少兩三天,那個人就坐在月台邊水泥砌的椅子,抱在腿上的電腦幽微的白光類似於站台老舊的日光燈,明亮但蒼白。
  列車停下時抬首,讓鏡框後的視線隨意找落點,月台空留鐵軌時則垂首專注在螢幕閃動的光線──這樣一個目標明顯、好觀察的對象,任誰都會在意吧,跟同事偶爾地閒談中知道他並不是唯一注意到那個男孩的人,但也許是唯一臆想那麼多的。比如那句腦海中反覆播送的話語,他一直以為男孩會有天呆坐著就忘了時間,需要他走上前去拍拍肩膀用上那話。

  不過一直都沒用上。做出長時待在月台這種莫名其妙的事,卻又有著理智懂得三小時出站換一次月台票,記得跟著最後一班車離開,沒給誰添過麻煩也沒想引起誰注目,但就是硬生生地讓在這工作不過一年的溫尚翊目光多了一個停留點。
  車站的人群總是過客,這個人卻突兀地在風景中熟稔起來。



  契機是那個快把車站當自己家的男孩第一次走向服務台,沒車來不用剪票的溫尚翊正坐在那,身形不小的人影早進入視野,但他還是強做鎮定,跟前三步,是時候抬首。「有事情嗎?」
  「嗯、」男孩抿了抿唇,這似乎是第一次正面對視,有點新奇。「我撿到了一個錢包,應該是剛剛那一班莒光的乘客的…」
  「喔好。」接過了那個一般常見款的黑皮夾,溫尚翊從書架上抽出一本資料夾,「那要麻煩你留一下姓名電話喔。」
  「可以不要嗎?」
  「欸、是有些人不喜歡留啦。不過為了避免日後有什麼紛爭,而且六個月沒人領的話就歸拾獲人所有,所以還是麻煩你留一下。」
  「…喔。」
  仍是有些不甘願的樣子,像是怕麻煩才拿起筆,填起簡單的表格。字很漂亮,一如人跟嗓音給人的印象──溫尚翊表面一派鎮定,但卻無法制止早已慣習進行的諸多臆測,甚至在姓名那欄被完成,筆尖準備轉移到下一格時,不自覺地喃念出眼所見:「你叫陳信宏喔。」
  「啊?」喃語理所當然地被就在對面的人攔截,陳信宏這名字的所屬人抬眼拋出疑惑的單音節。「你認識我喔?」
  「…謀啦、」這個人真的覺得天天賴在車站不會有人注意到啊?「欸…就是…」
  「你老是坐在那裡幹嘛啊?」
  「…這也是撿到東西的人要寫的資料嗎,早知道不撿了。」
  「跟公事無關啦!純粹我個人好奇,如果你不想──」「不想。」
  「喂!」被否定答案攔截的話尾讓溫尚翊漸漸顧不得什麼誠心待客的服務理念,反正陳信宏不想兩個字說得果斷,但還是拿著筆填資料,沒半點甩頭走的意思,增長了溫尚翊繼續發揮好奇心的勇氣。「啊你是失戀喔?」女朋友跟人在車站跑了之類的。
  「第一次見面就這樣問很沒禮貌欸。」
  「拍謝。其實我看你比較像失憶啦,想不起來搭哪班車回家。」
  「……」剛放下筆的人瞇著眼微向前傾身,抿著的嘴莫名給溫尚翊不好的預感,然後才驚覺胸口別著的名牌──「溫尚翊喔我記住了,我要投訴你!」
  「麥啦!」
  「哼。」
  「小的錯了請陳大爺原諒!」開玩笑真被投訴了還得了,他只是個菜鳥啊!無賴的語氣在初對話的陌生人身上卻很自然。「當我沒問那個蠢問題,陳大爺愛在月台坐多久就多久!」
  「知錯還不請吃宵夜賠罪!」
  「這得寸進尺了吧!」
  「不過是個宵夜──啊、」列車將進站的提醒鈴響瞬間吸引兩人注意力,陳信宏提起放在一旁的背包便往月台走。「我要過去了,好好工作吧殆忽職守的溫先生。」
  「欸陳信宏!」對方句尾語調微微上揚的輕快,幾乎未被火車摩擦鐵軌的聲響掩蓋清晰落入溫尚翊耳裡,叫住對方幾乎是直覺脫口而出。「你直接叫我怪獸啦。」
  「不要以為裝熟就可以不用請宵夜喔,禽獸。」
  「喂!」
  視野只剩對方的背影,但笑意鮮明,就跟他相信自己話語裡的笑意也清楚落入對方耳中一樣顯然。


  那頓宵夜當然是沒能逃掉,溫尚翊原本以為在火鍋蒸騰的熱氣中他能套出陳信宏逗留車站的原因,但實際上連邊都沒沾上,倒不是陳信宏四兩撥千斤的功力多高,而是他們幾乎沒用上這個話題──喜歡的樂團、音樂,求學經歷職場趣事,乃至時事觀點看法,他跟陳信宏共同的話題之多,完全體現在不斷加點的帳單跟溫尚翊癟下去的荷包(陳信宏遠比他想像的能吃)。

  愉快的開始就有後續,之後的幾次宵夜也理所當然,熟稔起來也絕非意外,終於還是有一次提到了陳信宏逗留月台的怪異行動,當事人解答得倒很乾脆。

  「遇到瓶頸了…」陳信宏咬著筷子,眼睛盯著冒小泡泡的麻辣湯,「被人說寫出來的情歌不像有真正經歷刻骨銘心的感情──我的!」
  「靠那是我放的!」還在咀嚼對方話中涵意,鍋中肉片便消失眼前,溫尚翊邊罵著招搖吃肉的人邊跟熟起來的店員多點了盤。「所以你在月台幹嘛?把妹?」
  他知道陳信宏在當圖文工作者,寫詞寫文章畫圖,沒出什麼名但很自在,卻也知道陳信宏對創作,遠比他表現出的隨興執著。
  「我又不是溫禽獸捏,邊上班邊把妹。」
  「那只是合理的欣賞。」
  有幾次阿信在他剪票時站在旁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當然也沒漏聽他會對出站的乘客小聲地評論外貌。拜託只要是男人都會好嘛,只是他比較誠實說出來分享罷了!
  「我在觀察旅客啊,情侶或者一個人的,」還是很隨意地敘說,赤紅的肉剛上桌就被陳信宏倒入一半。「既然沒有的話,就用觀察去累積。還有看很多書。」
  「…你沒跟誰交往過嗎?」應該要盯著鍋裡在醞釀的食物,但溫尚翊幾乎不能控制自己看著對方輕描淡寫的臉孔。
  「有啊。雖然都是認真的交往,但是可能不像他們說的那麼刻骨銘心吧,創作需要自身很有料才能產出啊……嘿!」一湯匙橫掃千萬肉,陳信宏愉快地增加碗中食物的高度,哼笑瞅著溫尚翊。「怪獸你都不夾這樣我被請的很心虛欸。」
  「幹又我請了嗎!還給我加點!拎杯看來陳信宏你已經太有料了啦!」

  車站的人群,跟其他地方的人群很不一樣,不論人是來或去,這裡都只是一個過站,卻同時上演相遇跟分離,觀察起來很有趣噢。而且車站旁邊這家麻辣鍋真的超好吃的。
  後面那句才是原因吧!
  當溫尚翊問為什麼是車站後,面對陳信宏的回答他只是這樣念著然後又掏出錢包。幾乎是下意識地,溫尚翊也開始在意起車站來往的人群(除了正妹之外的部份),還真有依依不捨的情侶上演追趕火車的戲碼,或久別重逢的在月台擁抱難分,停留時間長到不得不請他們買月台票,諸如此類,而單獨一人的,行色匆匆或隨性邁步,背後有的故事也會截然不同吧。

  陳信宏並不是每天來車站,於是溫尚翊就把陳信宏未出現時看到值得記憶的人們,一言一語化作每週幾次宵夜時間延長的點單(他已經決定無視錢包日漸削瘦)。

  怎樣,有靈感了嗎?
  還沒欸,還要想想。

  即便總不忘這樣問,但溫尚翊也沒想過如果陳信宏靈感足夠,那之後會如何,但是算著頻率,該來的人還沒出現,累積的故事快超出一頓宵夜能解決的範圍,他莫名心慌起來。
  突然有靈感了?猜測不是辦法,更何況非什麼大事,只要一通電話就能解除莫名的慌亂,溫尚翊在翻找手機話簿時才想起自己從來沒留過陳信宏電話──失誤招領資料!顧不得什麼個人隱私,溫尚翊拿出資料夾就照著上頭端秀的字撥號。

  「…喂?」
  「陳信宏。」只一個喂字但還是認出對方聲音,他決定直接道來意。「我是怪獸,沒什麼啦,只是想說你好像很久沒出現。」
  「我感冒了…」四個字的句子就足以聽出對方嗓音沙啞,溫尚翊在電話這端微微蹙了眉。「…而且我又沒你電話…」
  不知是感冒緣故還是錯覺,後面那句有點委屈。「看醫生了嗎?什麼時候看的?」
  「看了…兩天前…」
  兩天了聽起來還那麼嚴重?「你有沒有好好吃藥啊?」
  「……有時候…」
  「喂陳信宏!」這樣感冒怎麼可能會好!「你還沒吃飯吧?拎杯下班買吃的過去!」

  其實溫尚翊下班的時間也不是正確進食時間,但別無他法,半個小時後他提著清粥,照陳信宏敘述的路找到了公寓門,那人來開門時病厭厭的氣息強烈到溫尚翊所有的責備通通作罷,早早吃點東西吃藥睡覺才實際。

  陳信宏吃清粥的速度跟吃麻辣鍋的速度完全不同層次。不想吃清粥又不忍在病人面前大啖(而且一定被陳信宏搶去吃),溫尚翊就忍著肚餓在初次來訪的環境中東張西望,很多書跟CD不意外,很多玩偶也不意外,床頭那幾隻還是他抓娃娃抓到轉送給陳信宏的,讓他目光停留最久的還是在牆上掛列的紙張。
  「那些是什麼?」
  「靈感筆記。」
  陳信宏漫不經心地回答,皺眉抿唇的模樣背後八成又在打量怎麼敲竹槓,溫尚翊有些無奈但決定暫時不計較。  「我可以看嗎?」
  「嗯。」

  紙張上有字有圖,跟月台票釘在一起,幾乎可以出成一本圖文書了。

  ___月___日
  20:02 女/學生
  只有一個小背包,下車時緊緊握著手機,沒收起來卻也沒撥電話,在出票口前眼神就一直在大廳外張望,像是期盼著什麼,卻又竭力表現得事不關己,慢慢地走。像是跟男友前一天吵了架,不知道對方會來會來接她,只能抓著自尊折磨自己。也許是平常對方很寵著她,也許是交往不久,還在抓平衡點的第一次吵架。
  希望男生就在車站外拿著安全帽等她。也許會不發一語,但在只能倚靠對方的短暫車程後,兩個人都會說對不起。

  23:37 男&女/30歲左右
  遠距戀愛,一個月只見上幾次面,就只願意買最後一班車的票。拉著手擁抱而沒有說話,也許是相隔兩地的平日唯用言語填補,見了面便只需求對方的體溫。男生上了車,女生站在道別的原地目送火車離去,直到鐵軌震動的聲音完全消失還站在那裡,然後拿出了手機,對著螢幕露出很美的微笑,那個微笑一直在女生按著螢幕,轉身離開月台時,還一直保存著。
  希望他們能夠長久地,像那個笑容一樣美好地互相扶持。



  每一段敘述每一段臆想都很短,但都有簡單的圖畫跟,最後的一句祝福。溫尚翊看著這些字跟圖幾乎無法抑制自己的微笑,尤其有幾則筆記更是讓他快忍不住大笑。


  ___月___日
  19:58 男/應該是站長之類的
  車來板著臉,車去也板著臉,乘客問路板著臉,站務員做錯事板著臉,有人亂丟垃圾更要板著臉,心情沒好過的樣子,股票跌了嗎?跟老婆吵架?小孩子不聽話?嗯…好難想噢,人生還真多煩惱。
  希望這位伯伯心情能快點好起來。


  這段筆記光看幾句他就知道陳信宏在寫誰,甚至知道那個做錯事的站務員就是自己,那個沒事愛找碴的副站長!陳信宏最後的希望則讓他大笑出聲,但目光中出現可疑的另一段文字讓他再聚起精神看。

 
  ___月___日
  20:21 男/那個之前被罵的站務員
  好像才剛來工作,看起來也很年輕,蠻常被老鳥找碴的樣子。雖然有點矮,但長得還不錯,偶爾有乘客找他拍照,會說日文,上次還跟幾個日本妹聊得很開心,然後又被老鳥念。不像有女朋友,正妹乘客搭訕都毫無顧忌的大聊。
  不知道要祝福他什麼…噢,那就希望這個男生早點定下飄泊的靈魂。


  「陳信宏!」
  「啊?」
  解決完清粥正用厭惡眼神看著空碗的病患往大吼他名字的人望去,看見對方位置的瞬間心理便有底,堆起看似無辜的笑容。「啊、你發現啦,我寫得很中肯吧。」
  「什麼飄泊的靈魂啊!」
  「還是飄泊的肉體?」
  「都沒有啦!」還想瞎扯,但看見陳信宏有些頹糜的模樣,才想起對方的病人身分。「厚啦趕快吃藥然後去睡啦!」
 
  終於把病人送上床鋪,一室昏暗只留盞小燈讓溫尚翊能找出枕頭棉被借宿沙發,在關上那小燈前,溫尚翊還能隱約看見陳信宏面對著他的睡臉。

  什麼飄泊的靈魂或是肉體,或許曾經、在來當車站公務員前的曾經,有過那麼一段腳步虛浮的歲月吧。但是現在他是真心地覺得安穩。
  這個有陳信宏的日子讓他覺得很安穩。



  在溫尚翊定時督促的進食吃藥睡覺後,陳信宏總算恢復了健康,回到繼續在站台逗留跟火鍋店搶肉的日子,還是聊不完的話跟點不完的菜,溫尚翊仍舊習慣性地問了那句:

  怎樣,有靈感了嗎?
  有啊。
  有了?!那你以後…
  我還是會來啊。
  啊?不是說已經有靈感了?
  就是有了才需要來嘛。


  在溫尚翊仍有困惑直望著他的目光中,陳信宏開心地夾起剛燙好的肉片,接著承受預期中不帶怒意的罵聲,跟增加對方錢包削瘦的加菜。

  暗戀的甜熱戀的蜜,那些創作緣起的深刻,陳信宏幾乎能肯定。
  (唯獨失戀的痛他不想體會,應該也不用體會,尤其在溫尚翊又罵著去結帳的時候。)

  關於情感的筆記仍會增加,但那些敘寫的對象,卻只有僅此惟一的那一個人。


FIN.
───
搭火車去台中時莫名其妙迸出的故事。
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長…
但自己還蠻喜歡的,寫得頗愉快XD

沂光
───

  附錄:
  某陳姓病人掛掉電話後,邊徒勞無功地祈禱對方買不到清粥,邊把牆上一部份較新的紙張通通藏起來。


  ____月____日
  溫尚翊/口音有點台灣國語欸
  撿到錢包所以跟前面寫過飄泊的站務員說上話了,就跟之前觀察到的一樣很會哈啦,還說我失戀、失憶!沒禮貌!不過車站旁邊那家麻辣鍋真很好吃欸,尤其不用錢的。

  ____月____日
  怪獸今天沒出現,好像沒排班的樣子,那我的宵夜該怎麼辦?我只帶了月台票錢出門欸!也沒有電話號碼可以打過去罵他!可惡!ヽ(`Д´)ノ

  ____月____日
  溫怪獸他…(略)

  ____月____日
  怪獸今天…(略)

  ____月____日
  臭怪獸說…(再略)

  ____月____日
  ……不對為什麼都在寫怪獸啊!
  不過怪獸今天…(再略)




2012'03'18(Sun)18:05 [ 詩人自有其煩惱 [系列] ] CM0. TB0 . TOP ▲
COMMEN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210-06e0b251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