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恰好  
08<<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9/ >>10
DEAR LOVER:魔術的基本
柯南
快新
大學設定,蠢劇

---


  普遍的看法是,精采的大學生活不能少了社團。對偵探三人來說,如果刑事案件也能算一種社團活動的話,那他們當真是義無反顧地投入,以黑羽快斗的話來說,那根本就太過(看看那張虛有其表的家事分工),不過有另一身分的黑羽當然也沒怎麼投入社團,不過,作為客串偶爾去魔術社轉轉也是有的。

  …不是說偶爾客串嗎?
  工藤新一盯著海報,某人笑容狡黠,未戴帽遮掩卻仍目光難辨,總之也是輕挑自傲。魔術社成果發表的宣傳貼了滿校園,說只是客串的人儼然佔了海報近半版面,其他死忠成員的立場都去哪了啊?真是令人心寒的宣傳手法。
  新一也相當佩服自己在近兩個月的宣傳轟炸之下,能忍著沒往海報上釘圖釘或畫兩筆,終於熬到最後一天,有責任的社團明天就該準時撤下那些不實宣傳了。
  但買帳的人還真不少,雖說魔術社的表演一向受歡迎,但連宣傳海報都能擺攤賣起也太超過,節目手冊封面還不同款式呢,但都沒少了黑羽快斗的影,身旁白馬探勉強鎮定,大概在想怎麼嘲笑,服部平次倒先罵出口。

  「還有這樣搞的!那劍道社…」
  「這麼想引起大家破壞校園公佈欄的動機嗎?」

  在服部平次回嘴前他們就進到展演廳內了,舞台垂幕,台下打著昏黃燈光,近開始時間,座位坐了八九成滿,他們找了幾乎最後一排的位置坐下,閒扯沒幾句頭上的燈光就漸漸暗下。

  黑羽快斗作為壓軸登場的時候,全場的歡呼只顯示了登台的是個多囂張招搖的傢伙,觀眾還著迷在那傢伙無言自明的誇張肢體表演,幾個手勢便安靜下來。

  「首先,」沒有高禮帽沒有單片眼鏡,少幾分狠絕,他還是那個單純的魔術師快斗,新一近來已經習慣他這模樣了。「魔術總是少不了花,不免俗地,我也變朵花吧,但是先從撲克牌開始。」

  一出場就跟觀眾互動,坐在極前排的女孩子很興奮便上台了,之後銜接幾個小巧但精緻的魔術,看得台下驚呼連連,在一隻鴿子字他手中憑空消失後,黑羽快斗冷不防就冒了這句:
  「好了,我的花在哪裡呢?請可愛的觀眾們自己找找啦!」

  對上眼應該是錯覺,工藤新一還是移開了目光。似是一個段落的結束,助手從旁推了其他道具上台,趁此準備的短暫空檔,觀眾紛紛翻找起附近,唯獨坐在後排的三人沒有翻找動作,工藤新一放棄抑制嘴角抽搐,尤其白馬服部毫不猶豫地看向他,更是連青筋都要冒起來。迫於壓力,新一還是象徵性地伸手探向外套內袋,指尖的觸感讓他頓了頓,但還是認命將異物拿出,原先不知怎麼摺合的紙便順勢開出一朵鮮紅玫瑰,帶著些微香氣。

  「果然。」
  「你們套好了啊?」
  「當然沒有!」新一還不忘壓低聲音,確定附近沒人看見這朵花後又收入衣服裡。「黑羽快斗休想我會上台幫他圓場。」

  新一還記得今日出門前快斗替他理過領子,帶著笑,灰藍目光明亮。
  「工藤晚上會來看我表演吧?」
  「不去你不會煩死我嗎。」
  對方笑了幾聲,掌離開前撫平皺摺,動作溫柔。「一定要來啊!不然我就表演不成了。」

  黑羽快斗的胡言亂語從來不少,那句表演不成新一也沒往心裡想。但不知道就算他來了還是表演不成嗎?拿著朵花上台給魔術師的舉止太蠢,他是決意不做的,也可以將花偷偷轉送給位幸運的女孩兒,但或許是台上黑羽快斗又啟口,拉了所有觀眾注意力,新一還是沒這麼做。

  接著幾個段落都極其精采,不枉壓軸跟半版海報之名,即便某三位偵探心裡思索的都是破解方法,但也著實享受了一場演出,從結尾歡叫不止的掌聲跟安可聲也可窺其一二。散場後稍等了一會兒他們才就著奚落的人群離去,黑羽快斗還有緊接著的慶功,不到天亮大概不會回來。

  離去前新一才看見白馬手中的節目冊,白馬笑著說顧攤那個是系上學姊(服部當然說了句諷刺,但又被一句打回去),回到家後他們吃了點東西,白馬才在翻節目冊,新一沒什麼興趣,白馬只看了半晌後闔上,接著對他說:「你別忘了找黑羽算帳。」
  「我會的,」新一放下了幾乎要見底的杯子,翻了頁小說。「下個月的家務分工表乾脆就別寫了吧?」



  黑羽快斗比他以為的早回來,但也早過了午夜,白馬跟服部都回房了,新一手中的書也只剩幾頁。

  「我回來了。…工藤莫非你在等我嗎──!」
  「怎麼可能。」此話非假,他原本真算準黑羽不到天亮不會回來,預計也該是醉得一塌糊塗,但此時踏入家門的人只是有些酒氣,眼神明亮腳步穩當,新一見狀索性放下書,對著來人便拿出那朵莫名其妙的花。

  「這麼丟臉的事,我可不打算幫你。」
  黑羽快斗笑容不變,接過了那朵花。
  「你沒聽清楚我的話啊,幸好你沒轉送給別人。」

  「我是說,『我的花』在哪裡。那可是,僅此唯一的一朵。」

  黑羽快斗執起新一原先拿花的那隻手,在手臂的吻隱約有香氣直落入心。


───
原本想幾百字解決的…
我寫到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XDD
這篇其實應該要再後面一點才對…啊嘎算了,之後再來寫蠢故事~
這系列很隨性啦啊哈哈
我可以寫白平ㄇ

沂光

───


  「這是告白…?」手還在對方掌心,工藤新一開口毫不掩飾質疑口氣。「黑羽快斗,你的腦袋構造究竟…」
  「竟然這樣對待人家費心準備的告白,偵探真的是…」
  黑羽快斗大大地嘆了口氣,直接引起工藤新一不爽,正準備罵,對方卻嬉笑著啟口,對上的眼神卻不容質疑。
  「新一,我們交往吧。我們再不在一起白馬跟服部會瘋掉的。」
  「我倒覺得他們還可以撐一陣子。」
  「是嗎?可惜應該瞞不了他們呢。」
  「…你做了什麼?」
  「這個嘛,新一給我一個吻的話…」
  「啊啊、下個月的家務分配表,不用寫了對吧?」
  「等一下!那個還是……新一!新、」


 
  *


  『變朵花就跟鴿子一樣不可或缺,不過,對魔術師而言,自己的花仍然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所以這次的表演裡,我會用花開場,但那朵花可能需要觀眾們稍微尋找。而接下來……』

  這不是活生生的告白嗎,黑羽。

  在服部跟他都回房後便只有工藤新一獨留起居室,聽見大門的鎖聲時,白馬探又看了遍節目冊中刊載表演者給觀眾的話,不用半分推理也能知道接下來的情節,白馬探拿著手機,電話簿停留在服部平次的名字一會兒,便又轉去發訊息,收件人是黑羽快斗。

  『我沒跟服部說,你們自己講吧。』
  當然,在當事人有所表示之前他都會保持有禮的緘默。



  TBC.(大概

2011'09'15(Thu)23:30 [ 【名偵探柯南+魔術快斗】 ] CM4. TB0 . TOP ▲
COMMENT


\白平/ \白平/ \白平/
拜託您寫嘞沂光桑qqq (居然)
2011/09/17 03:09  | URL | 阿描 #- [edit]


>阿描
既然這樣我只好寫了XD
太想多耍一點白馬跟平次(咦
2011/09/19 00:17  | URL | 沂 (沂光流渺) #- [edit]


安安,這裡是在臺灣缺糧後從lofter上搜尋發現大大的文章,然後又在噗浪上意外發現原來也有噗浪所以也追蹤了(艸,雖然不知道還會不會有後續,不過期待更新!很喜歡大大寫的文啊啊!(///▽///)
2015/08/22 23:05  | URL | 翎玥 #- [edit]


>翎玥
歡迎來到這裡!\(◦˙︶˙◦)/
這一篇的話,因為是沒有主線的日常劇,有哏的話還有機會再寫XD
謝謝你喜歡!!
2015/08/23 21:46  | URL | 沂光 #- [edi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188-3655ae32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