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恰好  
10<<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1/ >>12
(試閱)加牛奶,兩匙糖

里蹦,配對確切說是十年雲綱

CWT28雲綱合本《流光囈語的午後》我寫的部份試閱~
相關公告往這走(神澤怜桑的鮮網專欄)
預定表單往這走
請大家多多支持!:D

---


  刻著X的棺木在樹蔭濃密的地方,涼爽宜人,他沒有揭開,也能想像其下的花朵如何怒放,而這棺木之上,又曾經承載多少眼淚。
  但是都過去了。
  心情複雜但仍舊微笑,他坐在曾經躺入的棺木之上,享受久未感受的涼風跟間歇的日光。
  然後是另外一個未經掩飾的腳步聲,落葉沙沙作響。
  他抬首,不是最美麗但卻是最動人的微笑。
  「我回來了。」
  「嗯。」



【一切結束之後】

  下午茶的習慣,澤田綱吉到義大利前就養成了。
  他一向很珍惜這個時間,因為是難得地、少數地,可以光明正大偷懶而不被家庭教師拿槍指著頭的時光,雖然到了最近…確切地說是,在「死」之前的那一陣子,被大量的事務及必要性的會談剝奪這種樂趣,但也讓總算重拾這偷閒時光的現任彭哥列首領愉快不已。
  何況一同享受的對象還是這麼地特別呢。
  長髮的青年笑意溫和地望著對座略顯不知所措的少年,神態差異而,面貌相似。



【奇蹟,之所以為】

  擊潰白蘭後,最重要的除了回到他們原本的時代,自然還有讓十年後、也就是屬於這個時代的彭哥列家族回歸。當阿爾柯巴雷諾的小嬰兒說要用73時,綱吉看了眼手中形貌改變的大空戒,習慣性地吐槽了一句,怎麼又是戒指,這戒指到底是多萬能啊?

  「不只這樣,完整的73可以抑制同時空出現異位體造成的崩壞,也就是讓十年前後的你們生存在同一個空間…我這天才當然辦得到。」
  「怎麼可能…那種無視時空法則的事情-!」
  「73連白蘭使用瑪雷戒指在所有平行世界引起的騷動也都能消除,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只要人類仍用電腦運算,那麼現下能形容73的詞彙也只有『奇蹟』了。」
  「至於十年前的彭哥列家族,你們最初來到的是九年又十個月後的世界吧,只要時間到了十年又五分鐘的時候,你們自然就可以回去了。」
  眾人幾乎歡呼起來,入江正一還震驚在規則的顛覆,但喜悅的表情早已在臉上,一面確認似地規喃念著下來的事項:「所以先用彭哥列戒指讓這時代的彭哥列家族回來,再來只要十年前的眾人回到過去後,世界就會開始改變!白蘭帶來的那些毀滅都會消失,太棒了!」
  女孩子早已開心地流下眼淚,過慣倒楣日子的澤田綱吉卻在歡喜之餘想到了一件事。
  「等、等一下…也就是說…」
  在讓這時代的彭哥列家族回來,直至他們自然回到過去,這期間還有三天耶,這三天…
  「有機會看看十年後的蠢綱還是不是廢柴呢,真是太好了。」
  「哪裡好了啊里包恩!為什麼要把手槍上膛啊!」



【也只能說初次見面】

  讓這時代的彭哥列家族回歸的過程他們並不在場,說是過去的人不便知曉太多未來的事…目前為止知道的還不夠多嗎!這種話也無力吐槽了。被告知可以進入時,見到的幾乎都是見過的面孔,骸當然不在,成熟許多的克羅姆則有些緊張地東盼西顧,而除了雲雀之外,其餘的人見到他們,都露出預料中的訝異。
  「喂,這是…」
  「哈哈,大家都好小啊。」
  「十年前的你們。」入江正一鬆了口氣似地,對著方近來的他們頷首打過招呼,接著對年長的那一群開口。「那,大概就跟我剛剛說的一樣,更細節的部份晚一點開會再談。」
  「那,十代首領呢!」
  那稱呼讓綱吉下意識愣了一下,但出自更低沈成熟的嗓音,自然明瞭指的並非十五歲的他。
  「他已經早一步醒來,到地面上了。」

  持續皺著眉的雲之守護者聞言便大步走了出去,像是再多忍受一秒與眾人共擁空間都無法,綱吉有些慶幸年少的雲雀恭彌對群聚毫無興趣,並未參與這詭異的活動,他根本想像不出一大一小的雲雀會怎麼相處…除了打起來之外的相處。

  不想遇到無輪何時都想咬殺的雲守,一行人離開房間的步伐不快,大戰過後的閒談很愜意,但混雜的對話就本質上而言實在很詭異。
  十年前後的對談什麼…聽起來還真像電視節目啊…

  「所以只有在未來才捨棄棒球啦!」
  「哈哈,你這樣跟斯誇羅說他一定很生氣。」
  喂那種蒙混過關的說法真的可以嗎,既然惹人生氣還在笑也沒問題嗎!

  「你竟然沒有保護好十代首領!」
  「身為十代首領的左右手,我萬死也不足以謝罪…」
  不要用死謝罪啊拜託,話說這根本就是十年後的他一手安排的啊!

  「那個照片上的女孩子…」
  「哦哦,你看到她了啊。沒錯!」
  為什麼要比大拇指啊大哥!這種無言中的極限交流又是哪來的氛圍啊!

  「你誰啊?藍波大人看你很順眼,特別收你做我的手下好了!」
  「嗚啊…看著以前的自己,就覺得彭哥列真的辛苦了啊…」
  你有此體悟我是很高興啦藍波…

  「骸大人已經從水牢出來了。」
  「太好了…」
  女子微笑,眼角微微泛著水光。

  太好了。
  從十年前來到這裡,經歷的所有,世界如何對國中生來說都顯得太遠了,他,以及他們想要的,也不過就是這樣愉快而共聚的生活。
  終於畫下句點。

  「阿綱,怎麼了?」
  「呃…我有點…」
  走在最前頭的綱吉站在門前,門後是他們在地下基地平常共同研討的空間,在短暫於未來的這段時間裡,算是最熟悉的地方之一,此時他卻站在門口動彈不得。
  「裡面的氣息…好像是…」
  最熟悉卻最陌生。陌生得未曾感覺過,應該說未曾從他處感覺過,卻又熟悉得──

  「十代首領!」
  「哎呀,這裡讓十年前的阿綱來吧。」
  所以只有他站在門前,手搭在門上。
  澤田綱吉,十五歲,將要與活生生的、二十五歲的自己見面,好奇、恐懼、疑問,種種混雜在一起的微妙情緒讓他一時之間無法前行,時空靜得要凝滯,未在隔音上多下工夫的門板便斷斷續續將門後的聲響帶入綱吉的耳朵。

  「先去做檢查。」
  「我真的沒問題啦,就像是睡了一覺…」
  「剛剛光走到地面上就精疲力竭了,不是嗎?」
  「唔…只是因為很久沒用身體…」
  「那同樣需要檢查還要休息,不准逞強。」
  「是你太擔心了,恭彌。」

  於是澤田綱吉,十五歲,基於另外一個理由完全不想與二十五歲的自己見面。


---試閱結束---


(我合理的懷疑試閱部分跟未放出部分沒什麼連接?)

2011'07'30(Sat)02:25 [ 雲綱 ] CM0. TB0 . TOP ▲
COMMEN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184-6116f254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