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恰好  
05<<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6/ >>07
epoch of belief, epoch of incredulity 01(改)
[DRRR!!]靜臨

架空
跟鎂光燈同樣是演藝圈背景,不過其他設定不太一樣,是不同的兩篇
OOC大概是必然的
因為設定劇情不太好寫,原本二月的時候打算棄掉這篇文,不過發現不把這篇解決掉就沒辦法好好的開始下一篇…我只好挖坑給自己跳惹^q^
好短(囧

更新會非~常~緩~慢~~不想跳坑的建議等完結再來看XP

(04/10修改)
---

  01.

  「如果有那1%的機會相信你,我們就不會處得那麼糟了吧?」
  「是啊,真可惜沒有呢。」
  情報販子一把抽出小刀,金髮青年在對方注視下拔起路邊護欄,拉開瞬間金屬發出刺耳聲響,空氣緊繃著一觸即發──
 
  突入的漆黑身影止住勢態,在金髮青年的懷疑下另一人只是嗤笑著回語,顯示在PDA上的訊息讓一切火藥味被壓制凝固,黑髮青年收起刀械,略存興味地看著兩個非人類前後上了黑摩托車,仍是挑笑。

  「…就因為這樣,我才最討厭小靜了啊。」
  馬嘶聲呼嘯著遠去,不悅隨著嘴角垂下一並顯現,低語在闃夜。


  喊「卡」的時候折原臨也閉上了眼,再睜開的視線已經落在鏡頭外,純然溫和而自信。他回過頭來給站在路邊的平和島靜雄一個微笑,極其適切的,便就掛著那個微笑踏出步伐,雲淡風清,讓還沒完全從情緒中出來的平和島靜雄覺得自己像個傻瓜。

  靜雄緩步也走出鏡頭外,但沒什麼興趣去小螢幕後頭看自己方才的表現。
  或者說,不太樂意靠近折原臨也。

  他們說,折原臨也是天才。那個詞自從弟弟踏入演藝圈後靜雄便沒少聽過,套在臨也身上卻是迥然的感覺。羽島幽平下了戲不屬於任何角色,漠然的樣子曾有媒體說他是演戲的機器,場上精準到位、台下冰冷無息。但身為哥哥的靜雄知道那便是最真實的平和島幽,情緒細微得不似人類但卻是真實的。

  而折原臨也不一樣,下了場便笑容可掬似好親近,聲音言語也合襯至極,自信不失謙遜,大多數人覺得那氣場比羽島幽平好相處多了。

  但對靜雄而言,那模樣只是…──他也說不明白,只是──
  只是缺乏人類氣息。
  如此無憑無據,但平和島靜雄仍深信所想並下意識地不願靠近折原臨也,他從來都不喜愛自己搞不懂的東西。

  「靜雄,」臨也自螢幕抬眸對上靜雄,在這檔戲合作甚多的他們互喚名諱不算奇怪,但比起劇中情緒滿載的叫喚仍是較生份的感覺。「過來看看這個部分。導演說可以了,但我覺得還是重拍比較好。你覺得?」

  靜雄直覺想答無所謂,但仍是抿了唇湊上前去。


  *


  平和島靜雄第一次見到折原臨也的時候已經要拍第一幕了,他正嘗試舉起那全然不若表象該有重量的販賣機道具,甚至試著拋接了一會,旁邊跟著助理的臨也走了過來,目光隨著在空中上下的紅色物體露出笑容。
  「真是具有衝擊性的畫面吶…明知是道具,看起來還是很自然呢。」
  靜雄這才看見那個帶笑的男人,不是透過螢幕、報紙或口耳,面對面地望進那個男人赤色的眼底。之後經紀人田中湯姆說,比想像中來得親和呢,能合作真是幸運啊。

  他只淡淡應了一聲,對方沒有多想便視作同意的話語。


  平和島靜雄沒有出色的演技,本人也心知肚明,在被喻為演技天才的折原臨也演中恐怕只是個倚靠外貌的傢伙。但出色的外貌跟良好的觀眾緣仍使得不少演出機會都找上他,對於這點他相當感激,只要覺得自己負擔得來的角色,幾乎一概不予拒絕。
  所以在靜雄拿著嶄新印好的劇本皺眉時,田中湯姆也愣了一下。

  「啊…在考慮嗎?」
  「唔-這個、」並不熟練的言詞讓靜雄顯得有些侷促,但基於禮貌仍是對上田中湯姆疑惑的眼神。「湯姆先生…這個劇本我還是不要接吧。」
  「咦?為什麼?」順勢接回平和島靜雄遞來的劇本隨性翻了翻,「劇本沒有大問題、角色是你好發揮的類型、團隊的名聲也不錯…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好的機會,放棄太可惜了,靜雄。」
  「但是…」靜雄頓了頓,仍是說了感到顧忌的事。「另一個主角已經確定了吧?所以…」
  「另一個主角?折原臨也?」這下田中湯姆也將訝異毫無保留地顯現在臉上。「你們不和?我還以為你們在DRRR這部合作得還不錯…」
  「不是不和,但、」無法將對臨也微妙的不適轉換成具體言語,靜雄支吾了一會搔著頰還是只能說出模糊的拒絕:「反正我不太適合。」
  「但導演可是指名要你來演吶。」田中湯姆將劇本遞至靜雄面前,「如果只是擔心不適合的問題,你儘管放心,雖然我也不算是演員啦不過…」
  「就一個觀眾的眼光來看,你跟折原臨也在螢幕上有勢均力敵的氣場吧。不少演員怕跟折原臨也演對手戲,因為會完全被對方的情緒牽著走,但我看你倒不會啊。」田中湯姆拍了拍靜雄的臂膀,鼓勵性的笑意。「所以我說你再想想吧。」
  「…知道了。」

  靜雄接過方才翻來覆去的劇本,垂目注視了半晌,抬起眼對上還在鏡頭前的折原臨也,對方目光正落在這個方向,似看見了他又似只看見角落的黑影。


  『就因為這樣,我才最討厭小靜了啊。』

  臨也還微笑著,不懷好意興致勃勃,台詞落入耳中卻隔著場內外的模糊,靜雄下意識攥緊拳頭,指貼著手心而非觸碰上任何逼近真實的道具。

  平和島靜雄驀然發現,說不受對方的情緒牽引,那絕對是騙人的。

  *

  「臨-也─!誰准許你來池袋的!」
  物體劇烈而氣勢萬鈞地墜落地面,臨也淡淡瞥了眼憑空而來的滑梯,對著手機笑意未減,好似全然不在意料之外。「啊,被小靜發現了,拜拜。」

  隨之而起的追逐同樣在預計內,臨也拐進池袋千萬巷道中的一支,靜雄跟著方向拐彎,鏡頭落在了何處不得而知,也許是路燈也許是夜空,不屬於畫面內的導演喝聲傳來,靜雄停下全力奔跑後的腳步微喘著,走在前頭不過數步的臨也早已好整以暇地帶著慣有的溫和微笑,側著身瞅向在平息呼吸的靜雄。

  「真是厲害呢。」
  「…是道具厲害。」形狀可愛的滑梯撞擊地面的畫面還衝擊性地留在腦海,靜雄直覺認為臨也在感嘆那劃過天空不屬於日常的暴力表現。自靜雄與臨也第一次對話開始,他便覺得這個人似乎對劇中虛構的暴力表現頗感興趣。
  「嗯?不是,」臨也接過助理遞來的水又遞給靜雄,與他並肩走著,對方的回應令他笑了下。「是指靜雄你的吼聲啊…一連幾場戲這樣吼下來,喉嚨沒有受傷嗎?」
  「啊?」靜雄拿著水瓶,一手下意識摸上喉結所在,毫無隱瞞地直接回答:「是有點渴啦…除了這個之外不會不舒服啊。」
  「也算一種天份吧…有沒有想過唱歌?跟幽平君搭檔大概會很有趣吶。」
  「完全沒有那種想法…」只灌了一口水後便將瓶蓋轉回去,靜雄同臨也靠在牆邊看著現場人員來去忙碌準備下一場戲。
  「喜歡演戲?」
  「…也算不上。」雖然閒聊沒有必要推心置腹,但靜雄覺得自己若答喜歡會顯得不真誠,恐怕也完全瞞不過折原臨也。
  「哦…」臨也的視線自那方又開始拍攝的場景轉到靜雄身上,眼底依舊是看似和善的神色,靜雄強自壓下移開目光的想法。

  「《Restless wanderers》。決定了嗎?」
  「呃?」靜雄頓了頓才想起臨也口中冒出的字詞曾出現在前幾天方拿起的劇本, 而與經紀人曾有的對話中的第三人就在自己身旁,微笑著專注聆聽的模樣。「啊啊…那個、還在考慮。」
  「是嗎,我很期待能跟靜雄繼續合作唷。」

  之後兩人的戲份是分開拍的,雖然劇中的平和島靜雄及折原臨也是總被相提並論的存在,但在同一畫面的場景竟不算太多,而也總是煙火硝味。戲外的他們靠著牆維持有禮距離有一搭沒一搭的話語,在看慣情緒滿漲相處模式的人而言,也許相當違和吧。

  就連靜雄自己都不太能適應鏡頭內外的劇烈反差,與演員折原臨也相處時思慮總慢了半拍,但反觀臨也卻一副調適良好的模樣,溫和著談笑自若,幾近冷淡的模樣,靜雄心裡多少有些不平衡。
  若有人能聽見他的困擾,只怕也是拍拍他的肩說:畢竟那是折原臨也呀。

  畢竟是折原臨也。
  他想他不是不服氣,只是其中所有的不該用一個「畢竟」涵蓋一切。
  但那之中又該包含什麼…

  靜雄看了眼被隨放在車廂後座的紙本,閉上了眼任全身氣力沒入座椅。
  「湯姆先生,那個角色我還是演吧。」


TBC.
───
段落沒分好,其實到這裡比較像01結束…
好想跳過所有過場嘎orz
前面好像沒提到,這大概會是一個比僅作為妄言還沉悶的故事(咦

沂 20110410

2011'04'10(Sun)14:36 [ epoch of belief, epoch of incredulity[完] ] CM0. TB0 . TOP ▲
COMMEN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177-c725a0c4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