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恰好  
08<<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9/ >>10
Lethe
DRRR!!
靜臨
半架空


────



  「多謝惠顧☆」
  折原臨也掛著笑容踏出車廂,後座的男人對門闔上的悶響似無所聞,垂首閉目,駕駛座的男人回過頭一言不發,半晌男人終於睜開眼,微微擺手,前座的男人頷首便移開搭在槍枝上的掌,隨即車子平穩地滑向前。

  折原臨也已經走到照得到陽光的大街上了。

  又閃過一次。金髮的青年坐在附近建築的屋頂邊,雙腳大剌剌地掛在空中,即便不是數十層的高樓這樣的畫面仍是怵目驚心,但街道上川流的人群卻未有人注意這景象。青年看著折原臨也逐漸遠去的背影,搔了搔頰便一躍下樓。
  以著推翻第二運動定律的速度落在地面,波瀾不驚,甚至未印下半縷黑影。
  然後散漫地穿過人群跟著情報販子的步伐。


  折原臨也是靜雄的第一件工作,仔細地說,是成為死神後的第一件工作。死神的工作內容不難,只要在目標對象靈魂脫離肉體後立刻接走,避免他們成為遊魂厲鬼,或被心懷不軌的傢伙利用,然而這工作麻煩是在,雖然能大概得知目標的死期跟死法,卻沒有精確的時間,有經驗的死神可以推估出最準確的死亡時間,但身為新手的靜雄為免失職,也只能夙夜匪懈地監看目標對象。

  這傢伙能活到二十幾歲算是奇蹟了。  
  觀察兩天後靜雄最深刻的感想。
  身兼情報販子這種不正規的職業,還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地不斷扯黑白兩道虎髯,藉職務之便發展興趣,一點職業道德都沒有,什麼愛人類之類的誇張言論,擺明了以玩弄人類為樂,非常不巧,正是靜雄最討厭的類型。
  所以這傢伙還是快點去死吧。
  業務範圍只到人死後而不能介入半點人死前的靜雄如此深切期望。


  折原臨也終於按掉一通長達十三分鐘的電話,卻未放下手機的意思繼續按簡訊,一面移動滑鼠,靜雄百無聊賴地想剛剛那通電話又為折原臨也增加多少死亡因子,臆測沒一分鐘便決定放棄一向不擅長的頭腦活,注意力再放回折原臨也身上時對方已經放下手機了,雙手並用地操作鍵盤。

  「這樣有趣嗎?」
  什麼有趣嗎?靜雄往書架廚房等地看了一眼,確定情報販子的秘書同過去兩天一樣沒上班,目光再落回電腦桌前的男人,對方的眼神直盯往他的方向。
  靜雄下意識往身後看了一眼,確定入目的只有牆壁,帶著難以置信的情緒回過頭,便看見折原臨也笑得一臉興味跟嘲笑。

  「真的是笨蛋呢。」
  「什麼?你這傢伙…!」
  直覺想往對方掛著欠扁笑容的臉上揍一拳,但沒忘死神不可介入目標生死何況是造成對方死亡,靜雄硬是忍了下來,啟口而出的話語免不了咬牙切齒。

  「你怎麼看得見我?!」
  臨也似乎唔了一聲彷彿這是個愚蠢的問題。「兩天前我在粟楠會大樓外面看見你,就那樣穿過玻璃窗戶進來了啊…大搖大擺一副沒人看得見你的樣子,就那樣一直盯著我看還跟了我兩天。不過,似乎也只有我看得見你,那樣熱切的視線,即便是習慣人類的愛的我也無法忽視。鬼也有變態嗎?」

  「是死神!」
  腦中一片混亂充斥著「什麼熱切的視線啊」、「目標怎麼能看到我前輩完全沒有提啊」、「折原臨也這混帳真的有夠欠揍」等等想法,靜雄想也不想直接對臨也所言的最後一句作出駁斥,話出口後才發覺不對勁的地方,所有思緒頓時停止,他幾乎是下意識地抬起目光看向折原臨也。

  聽了他身分的男人仍倚坐在辦公椅內,視線落點在桌角或水杯而未與靜雄對上,眨了眨眼,沒有半點驚訝的樣子。
  「是嗎。」
  靜雄還在原地動彈不得,臨也抬首對他帶著興味地微笑。
  「那好好工作吧,笨蛋一樣的死神。」



  比起前兩天,煩人度大約增加了六十…不,八十個百分點。
  折原臨也是讓靜雄相當看不順眼沒錯,但對方看不見他他自然也不用搭理對方,但自從臨也坦白他看得見靜雄後,便肆無忌憚地將他對人類的一貫態度加諸靜雄,對靜雄的身分毫無顧忌,甚至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像小靜這樣的笨蛋怎麼能夠成為死神呢?」
  「少瞧不起人!」
  怒極卻又無法發洩的模樣讓臨也不客氣地大笑出聲,靜雄極力壓抑砸人的衝動。理智上知道被一個人類,而且還是快死的人類激怒實在非常不明智,但偏偏静雄就是無法全然無視折原臨也的挑釁,礙於身分問題又不能出手,不過一天不到就快憋出內傷,甚至有點懷念起臨也假裝看不見自己的日子。

  「這麼愛喝牛奶,莫非死神的心智年齡等於人類的小學生?」
  「是你還停留在小學吧!」

  靜雄毫不客氣地當著主人的面拉開冰箱拿出牛奶,這是折原臨也看得見他後稍微讓他滿意的一點,雖然進食對他們而言沒有必要性,但仍是有一定的樂趣。反正比起牛奶,折原臨也更常選擇啤酒,他這不過是在幫他,免得放到過期。

  「你喝不了這些為什麼要買這麼多啊?」俐落灌牛奶完後靜雄問正在看電視的臨也。哪個年齡看的節目…靜雄默默地吞下這個問句後接著說:「喂…不會這個年紀了還在想長高吧?」

  「…」難得臨也沒立刻反駁,冷笑著盯著靜雄。「真是可惜呢小靜…都沒有食物能幫助你成長那所剩無幾的智商。」
  「什麼意思!矮子!」
  「愚蠢就是一輩子就算死了也改變不了!」
  「我本來就是死神!」



  折原臨也的日子一如往常,除了多個靜雄成為他耍弄的對象之外,應該到來的死期還不知道在哪裡,甚至在得知自己將死後也沒應對的舉動,對此靜雄仍是有些好奇。其實不應該干涉過深,但或許是冰箱裡未曾少過的牛奶讓他忍不住問出口。

  「喂,你都不擔心自己要死了嗎?」
  正在翻閱紙張的臨也抬眸透過鏡片看了他一眼。「遲早的事。當然啦我也不想死啊,但我還是知道這是遲早的。」
  也太豁達,每個人類都會死,可能看透生死的人類從來寥寥無幾。「不問我能不能改變?」
  「改變死亡?聽起來這是不錯呢──但也不會問笨蛋小靜,我不會蠢得奢望笨蛋。」
  「一直笨蛋笨蛋的你這傢伙──!」
  「不過死後會是怎麼樣的啊…天堂?」臨也瞥過一眼書架,後頭藏著沉睡的頭顱。「總之絕對不想變成死神啊,我又不蠢。」
  「喂那個話題還沒完啊?!」
  臨也哼笑一聲未再接話,回轉於文本的目光表示話題如靜雄期望地打住,靜雄仍有不甘地盯著折原臨也,下意識地轉動手中的空玻璃瓶。

  「死神不是蠢蛋!…不過比較不受歡迎…」沒有人類會坦然地接受死神,甚至沒有一間建築是侍奉他們這些勾人魂魄的。「雖然也是神,但比起愛神那些啊…」
  「那小靜為什麼會成為死神?」赤色的眸子還對著紙張,疑問句隨興一般接續。
  「…我也不知道……」很像敷衍但確是他最真實的答案,靜雄想隨便編個理由也好過讓臨也就這點嘲笑他,「反正就這樣了,我這脾氣也不適合當太受歡迎的神啦。」
  「意外地有自知之明啊。」
  臨也沒再抬眸,室內便只餘紙張翻動的聲響。



  好像很久之後的事了。
  從見到折原臨也那天開始一百九十八小時。
  從折原臨也對他說第一句話開始一百三十二。
  也只是九天之間的事。

  粟楠會終於不打算容忍這個雙面刃般的存在,好的情報販子可以再找,不安定的炸彈最好及早剷除。或許還有一點情誼在,手法很俐落,折原臨也死前甚至無法說半個字。
  靜雄當然比臨也早很多發現他死亡的時間點,甚至極無職業道德地這般問過自己:該不該提醒他?甚至是:該不該擋?
  這樣的想法光動過就很愚蠢了…難怪臨也老說他是笨蛋啊。

  最後靜雄看著那顆子彈沒入臨也的腦袋。





  「死了的感覺啊…真奇妙。」
  「看來你不管是死的還是活的都是禍害。」
  「我會把這句話當作稱讚。」
  臨也仍是那被靜雄認定欠揍的微笑,但落在河面的目光多少有亡魂該有黯色。「還真的有這種東西…」
  「啊啊…三途河、忘川之類的…人類有很多叫法吧?」
  渡過便會忘記所有事。靜雄將這句話留在喉頭,臨也給他的笑容卻讓他覺得這舉動是多餘的。
  「我只能送到這了。」
  不適合歡送、不適合道別、不適合怒罵。這是他第一件送亡者的工作,他僵直地站在那說不出合適的話語,卻也無法催促臨也前行,無措顯現在臉上,臨也卻看向河川那方煙霧迷濛處,最後總算啟口,靜雄不想承認自己幾乎有點緊張臨也會說什麼。

  「小靜,」
  「你真的是笨蛋吶。」

  「喂這就是你最後一句話嗎?!雖然不算是遺言但你也好好說點話不行嗎?!」

  臨也開心地笑了,赤眸映著川面水光擬似真誠的笑意。
  「那小靜在過河前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
  「什麼?」


  「不會是『死跳蚤我一定要把你拖進地獄』吧?那種從高中開始就聽膩了的話…啊啊。」
  「不喜歡我說你笨,那換一句稱讚吧?」
  「小靜真的言出必行,真的,親手把我拖進地獄了。」
  「明明什麼都不記得了。」
  「真不公平,憑什麼只有我記得。」

  「不過這九天就算報復了吧。」
  「我會忘記,可是小靜還是會記得。」
 
  臨也一把拉過靜雄衣領,吻落在唇上。

  「這次小靜可要好好地記到永遠。」


  身影沉入迷霧。
  吻是,牛奶或菸味,應只屬於記憶的氣息。



FIN.
───

我好像…被自己虐到了?||||
不過本質上還是個溫柔的故事吧…大概|||

沂 20110225

2011'02'25(Fri)20:53 [ 【DRRR!!】 ] CM0. TB0 . TOP ▲
COMMENT
留言:する














秘密留言?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fancy1230.blog126.fc2.com/tb.php/176-d30d2fd0
trackback